半晌后,淳嘉匆匆赶到:“母后,这是?”

皇帝来的路上肯定已经听人说过大概了,但进殿后看到贤妃跪在底下默默啜泣,还是故作不知的开口询问,不无缓颊之意。

要是以往,袁太后就算心里不舒服,也肯定会给他个面子。

但是今儿个么,不成!

她冷着脸,朝后靠了靠,道:“皇儿且坐。”

淳嘉只好走过去坐下,温言说道:“母后,却不知道贤妃犯了何错?”

“这两日绚晴宫的动静你也知道,宫里已经好些年没有出过这样的沸反盈天了。”袁太后没……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