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九十一章 这个误会必须用血来洗清

“这小子是装的吧?”

“哪有人来了血色沙海,却对这里的机缘不感兴趣的?”

郑阳冶回头瞥了眼苏醒,越来越觉得,后者是故意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演技倒是挺不错的,不过跟老夫比的话,还是差了点。”郑阳冶心中冷笑了一声,嘴角不经意间,浮现一抹阴冷的弧度。

如此同时,在后面行走的苏醒、贺曈、谷山樱三人,也是用魂念传音交流着。

“我说老苏,那个郑阳冶到底有什么问题?”贺曈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郑阳冶有问题吗?我怎么不知道。”苏醒道。

“少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一看就不对劲,更何况郑阳冶之前可是傲气的很呐,哪里会跟我们这么客气?”贺曈道。

“郑阳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谷山樱也是道。

“那大概就是变了个人吧!”苏醒微微一笑。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不是郑阳冶?”贺曈不由问道。

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

“我有那么说吗?”苏醒笑道。

“哼!不说拉倒。”贺曈也是有脾气的,干脆懒得再询问,傲娇的仰着下巴。

“贺曈,血色沙海中除掉我们外,还关押着不少穷凶极恶之徒,而能够被玄天宗关押之人,除掉足够凶恶外,能力应该也是不差。”谷山樱道。

苏醒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眼谷山樱,真是个蕙质兰心的姑娘啊!

谷山樱俏脸微红,眼帘轻轻低垂,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那一刹的风情,似乎连百花盛开之景,也要为之黯然失色。

行走了约莫小半日,一行人的脚步才是逐渐放缓。

不得不说,如果没有郑阳冶带路的话,苏醒想要来到这种地方,几乎不太可能,郑阳冶对于血色沙海的了解,远超了苏醒。

他带着苏醒赶路的时候,并不是沿着直线行走。

如果回首望去,将所行走的路径连接在一起,就像是一道巨大的符文,而那符文,又像是走进此地的钥匙和关键所在。

前方,一座座三角锥形的沙丘耸立成山,连绵起伏,一直延伸向天地的尽头。

大风浩荡,黄沙弥散。

时而有血色砂砾被重重卷起,宛若怒龙在咆哮飞舞。

“师弟,已经到了。”郑阳冶回头望向苏醒,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亲和的笑容。

“就这?”苏醒摇了摇头,一脸兴致索然的样子:“这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还先天神体的机缘呢,师兄你在吹牛吧?”

“……”

郑阳冶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他没想到苏醒的眼力劲这么差,连此地的玄机都看不明白。

“师弟你稍等,师兄这就让你见识一下此地的厉害之处。”郑阳冶想了想,还是迈步走出,但没有走远。

“哗!”

忽然,一道光影自他体内冲了出来。

光影飞天,冲向了前方。

也在此刻,那一座座光滑整齐的沙山,气势陡然一变,就像是一尊尊守卫皇陵的死士,迅速移动了起来。

“轰隆!”

很快,其中一座沙山中,便有大量的流沙飞了出来,化作了一只巨大的血色拳头,轰击向了那一道光影。

光影速度极快,从容的避开,但也没有深入,而是迅速返回到郑阳冶体内。

“师弟,你看到了吗?此地是十万九千多座沙山,全部都是活的,任何人闯入其中,都会遭遇沙山们的攻击。”

“而这些沙山所守卫的,正是成为先天神体的机缘。”

郑阳冶顿了顿,又以一种神秘兮兮的口吻说道:“师弟,我还了解到,此地乃是血色沙海最中心之处。”

“因而这里的机缘,应该是血色沙海中最大的。”

苏醒心中一动。

郑阳冶的话真真假假,这种谎言也最具欺骗性,但根据苏醒的观察,此地似乎的确是血色沙海的核心之地。

那么,那些沙山所守卫的东西,也应该非比寻常。

或许虚空遗族成员就在里面。

“郑师兄,你又开始吹牛了啊!”苏醒兴致缺缺的瞥了眼郑阳冶。

“……”

郑阳冶楞了一下,苏醒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事到如今,他几乎没办法证明什么了,他总不能真的深入沙山之中,那样他很可能就此回不来了。

“弟妹,要不你来说几句?”郑阳冶将目光投向了谷山樱,他也只能是去让谷山樱劝一劝苏醒了。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一句弟妹让谷山樱霞飞脸颊,细腻白嫩的耳根子都红了。

“师兄,咱熟归熟,但你要这样乱说话,那我可要告你诽谤了啊!”苏醒脸色一黑,不善的盯着郑阳冶。

“咳咳……”

郑阳冶这才反应回来,苏醒和谷山樱似乎不是道侣。

但是,他不会就此屈服,而是指着贺曈,据理力争的道:“师弟,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还说不是道侣?”

空气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仿佛连远方的风都在驻足观望。

苏醒、谷山樱、贺曈齐齐一愣,被郑阳冶这句话惊到了。

暗中的隗嗣,捂着自己的嘴巴,强忍着不能笑出声,这误会,闹大了啊!

“你大爷的,狗眼睛长屁股上了吧!”贺曈大喝一声,重重火云自体内涌现,就要找郑阳冶拼命。

叔叔可忍,婶婶忍不了。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成了苏醒和谷山樱的孩子了呢?

“息怒息怒!”苏醒赶紧拦住贺曈,苦口婆心的劝道:“郑师兄脑子坏掉了,才一时说了糊话,咱不要和他计较。”

“不行!今天这个误会,必须用血才能洗清。”贺曈大喝。

“……贺曈,我来解释,你消消气,消消气。”谷山樱也是感觉一阵头大,本来那一声弟妹还挺好听的,这怎么忽然就让自己多了个孩子呢。

谷山樱也顾不得尴尬,朝着一脸懵逼的郑阳冶解释道:“郑师兄,你真的误会了,贺曈是我们的好朋友,不是……不是你说的那样。”

“啊!”

郑阳冶望着要找自己拼死拼活的贺曈,也是明白,自己这次真的是误会了。

可是,你们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家三口的啊!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