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特别是在被鬼怪追逐的时候,最为致命。

速度降下来的后果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绝对会跑得比自己的队友更慢。

无论队友帮还是不帮,鬼怪都更容易追到人。

祥云想起自己上一部电影的情况,本来有两名演员能够顺利活到电影杀青,但因为伤势过重而倒在了逃离的路上。

即使是现在,祥云也忘不了当时自己看见的眼神。

绝望与渴望混合在一起。

仅仅只是脑海中浮现出类似的画面都会心如刀绞。

“千江月,刚才我们逃离包围圈的时候,你是使用了技能吧?”朝阳转移话题,“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具体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我很想知道。”

朝阳的语气带着祈求。

“既然你问了。”千江月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那我就为你上第二课。”

“任何时候,除非形势所迫,或者,你认为自己即使被对方杀掉也无所谓,那么,就不要将自己的底牌告诉对方。”

与之前不同,此时,千江月的语气冰冷无比。

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

再配合着门外时不时刮过的刺骨寒风,让黑色巨塔内的众人都有一种后劲发凉的感觉。

“为……为什么?”朝阳的声音小了许多。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纠葛,虽然地狱电影不推崇,但是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是潜在的敌人,你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越是极端的环境,变态出现的概率就会越高。”

“甚至,有的演员认为自己活不下去之后,会选择将其余的演员提前杀死。”

“既然我活不下来,你们也别想活。”

“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据我所知,在地狱电影中,这些想法甚至还属于正常的范畴。”

千江月的声音在黑色巨塔内回响。

这时候,古方开口了,“千江月说的没错。”

他对这一点深有同感。

“无论在哪里,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会保护自己。”

“我一直坚信一件事,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就没有无辜的人可言。”

“因为很多时候,活着,已经是无与伦比的奢侈。”

古方低着头,他的声音沉闷而压抑。

曾经刺入心中疼痛会逐渐淡去,但是疤痕不会消失。

“人陷入疯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越接近死亡,人就越疯狂。”

“如果我们的食物都已经消耗完,等到大家都没东西吃的时候,最后,会不会吃人?”

千江月将一个人性难题抛给朝阳。

他没期望朝阳回答。

“我不知道,不过我不会吃人。”朝阳的语气很坚定。

“如果我主动给你吃呢?”千江月继续问。

面对这个问题,朝阳暂时选择沉默,过了半晌,他再次开口,“不吃!”

“如果我塞到你的嘴里呢?然后绑住你不让你吐出来,或者打晕你,这时候你怎么办?刨开自己的肚子从胃里面拿出来?”千江月不急不缓地说。

“怎么可能……”朝阳的声音小了许多。

“为什么不可能?这里面有哪一件事是人力做不到的吗?”千江月追问。

朝阳选择沉默。

“你瞧,除了死亡之外,在地狱电影当中,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千江月没有再继续撬动朝阳的三观。

他也没有兴趣去特意做。

至少,他不认为自己有这种恶趣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色巨塔外响起。

“你们失明了?”

是钱仓一的声音。

“太好了。”朝阳握紧双拳。

实际上,只要有一名身体没有问题的演员在神秘生物到来前就行。

“先简单说说情况。”钱仓一没有进入黑色巨塔。

因为他认为自己可能还有事情要做,一旦开始休息,身体会迅速进入疲惫状态。

他不想这样。

“我来说吧。”千江月整理了下脑海中的思绪。

他按照时间顺序开始叙述,略去了一些重复的过程,叙述的最后,他还补充了一些细节。

“你们留在这,我去解决剩下的。”钱仓一说。

“太危险了。”皮影戏说。

如果没有同伴在身边,一旦发生意外,说不定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皮影戏你跟苍一去,这里我留下来就够了。”鹰眼开口,语气不急不缓。

“也行。”钱仓一没有拒绝。

他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于是,还没有停下休息的钱仓一与皮影戏二人再次出发。

“苍一和皮影戏不会累吗?”朝阳小声询问。

“我感觉他们不像那种充满活力的性格。”祥云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千江月双手抱胸,默默休息,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鹰眼,也没有理会。

没过多久,九相与箴言也来到1号黑色巨塔。

白色的光柱在黑色巨塔迷宫中逐渐亮起。

直到最后一道将图案补充完整的白色光柱出现。

被点亮的黑色巨塔全部重新亮起,散发着刺目的白光,这些白光共同构成通透之眼的图案。

随即,整个黑色巨塔迷宫开始抖动,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

仍然黑色巨塔迷宫中搜寻演员的神秘生物全部匍匐在地,像是在经历无法承受的痛苦。

抖动的情况越来越剧烈,甚至连黑色巨塔都在摇晃。

害怕黑色巨塔倒塌的众人向黑色巨塔外跑去,可是刚跑到一半,鹰眼忽然停住脚步。

接着,他喊道:“快回去!外面才是真的危险!”

同时,九相也高喊,“地面会塌陷,我们躲在塔里面才安全。”

他们在这一刻,回忆起了之前的梦境。

梦境中的场景,正在上演。

正如二人所说,黑色巨塔外的地面好像失去了支撑一般。

开始出现裂纹,随后向下掉去,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众人一路跌跌撞撞跑回黑色巨塔,躲在一直在摇晃,似乎下一秒就会倒塌的黑色巨塔内部。

这是曾经为演员带来灾难的黑色巨塔,现在,却成为他们的保护伞。

摇晃一直在持续,好像没有尽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一切终于恢复平静。

门外的寒风呼啸而入,让躲在黑色巨塔内的众人瑟瑟发抖。

“好冷。”

牙齿嗑嗑嗑的声音在黑色巨塔内不停响起。

鹰眼将头探出黑色巨塔外,地面,已经完全消失。

每一座黑色巨塔都像一柄插入深渊当中的利剑,现在,众人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沿着黑色巨塔外的盘旋阶梯向下走。

fpzw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