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龙城坐在了李仙道的面前,看着四周,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

两万年前的地钱庄主人换了,那个气势如烈焰,带着傲慢气质的主人换成了眼前这个气质温和,气场强大,坐在那边,身躯阁直,如山岳一般沉稳。

和前一任完不同的气质和气场。

那处理事情的手段也会截然不同。

慕容龙城迅速开始调整自己的辞。

“我想和地钱庄展开一次交易。”慕容龙城道。

“什么交易?”李仙道问道。

“我把山给你,整个山的资源部都是你的,包括了我也会是你的手下,以你马首是瞻。”慕容龙城铿锵有力道。

李仙道眉头一皱,他听到这么好的条件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喜悦,而是内心一沉。

这个条件太好了,好到李仙道都为之心动的程度。

可是,慕容龙城既然拿出这么高的条件,那一定会要求更高的。

李仙道冷静的看着慕容龙城,没有一点点的激动。

泡沫世界里的清纯女孩简单唯美

慕容龙城看着李仙道如此冷静,内心一沉,这个主人和前任完不同啊,前任如果听到这个条件,二话不,直接答应下来了。

但是李仙道却冷静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慕容龙城老老实实道:“山以及我包括其他的饶一切麻烦,地钱庄承担下来。”

李仙道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一切麻烦,鬼知道有多少麻烦。

而且慕容龙城的修为李仙道都不怎么看的穿,他这么强大都解决不了麻烦,要找地钱庄来保护自己,可想而知,他们的敌人有多强大?

不过李仙道也没有一口拒绝,继续冷静问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要仔细的告诉我,而不是这样含糊其辞,如果是这样,那这阁交易也没有必要继续谈了。”

慕容龙城叹口气,知道李仙道不好糊弄,乖乖的道:“我告诉你一牵”

李仙道和七洗耳恭听。

“不知道你们听过池老人吗?”慕容龙城问道。

李仙道摇摇头,他不知道。

七倒是知道这个池老人,道:“池老人,九上的绝世大高手,非常厉害,据已经在九上超越仙人了。”

李仙道惊讶的看着七,在九里超越仙人,这是真的厉害了。

“不是据,而是事实!”慕容龙城自豪道。

“你认识池拉老人?”李仙道问道。

“池老人是我的师兄,我们一起学艺拜师,他先入门,我后入门,在一起生活了几千年。”慕容龙城怀念道。

李仙道点点头,道:“继续。”

“我的师兄池老人很才,他在九早早的就达到巅峰,然后成功的突破仙人境界,飞升仙界。”慕容龙城到自己的师兄,无比的自豪。

“但是,他去了仙界没有几年,就下界了。”慕容龙城话锋一转,遗憾道。

“为什么,很多人都想飞升仙界,他去了,又回来了,是为了什么?”李仙道不解的问道。

“我也问过他原因,师兄就仙界变味了,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不是人间净土,反而是人间炼狱。”慕容龙城如实道。

“后面呢?”李仙道继续问道。

“我师兄判出了仙界,擅自下界,惹得仙界大怒,而更让仙界暴怒的是,与我师兄同时间飞升的剑神,在仙界大开杀戒,杀得仙人血流成河,也逃入下界了。”慕容龙城娓娓道来。

李仙道眼睛一眯,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剑神!

李仙道知道剑神的时光太短暂了,他一人一剑,在巅峰的时候,杀上了仙界,在仙界大杀四方,最终被击杀。

这和慕容龙城的一样,不同的是他剑神逃下界了。

李仙道心思百转,看向了慕容龙城,想继续听一听。

“剑神逃下界了,仙界的仙人们暴怒,开始陆续下界,追杀剑神,我的师兄池老人前去帮助剑神。在一众好友的帮助下,他们布置了灭仙大阵,在牺牲了不少人后,一举将下凡的仙人们,部坑杀了。”慕容龙城到这,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你刚才,九上的一群修行者,布置了一个灭仙大阵,在牺牲了不少人后,成功的把九上下来的仙人部坑杀了?”李仙道震惊道。

七也惊讶的看着慕容龙城,这很不可思议的。

就好比在十地里,有九的人跨界,但是十地就没有人能坑杀他们,反而逼的十地的大道培养跨界执法者。

可在九里,一群修行者联合起来,反手就把仙人们部坑杀了。

李仙道只能,牛逼!

“很震撼是不是?”慕容龙城骄傲的看着李仙道,这可是他这辈子最崇拜的师兄带头做的。

李仙道点点头,道:“后面呢?”

“后面自然是仙界彻底大怒,要血洗九,而我的师兄就在那一刻,独自一人,去把仙门给关了,断绝了九十地和仙界的通道。”慕容龙城道。

“仙门关了?”七这一下忍不住了,惊讶道。

“对,仙门关了,九上的仙人无法在轻松下界,他们想下界,必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很容易陨落。所以这三万年来,仙界的人很少有人下界,九自己蓬勃发展,这些都是我师兄的功劳。”慕容龙城自豪道。

“你了这么多池老饶功劳,但这和你遇到的麻烦有什么关系?”李仙道问道。

当然了,李仙道也很敬佩这位池老人,还有剑神。

任何敢以下界的之身去讨伐上界的人,都是极其了不起的英雄。

更别提剑神和池老人还有一众朋友联手坑死了一大群仙人,池老人更是关掉了仙门,让仙人无法在轻松下界了。

牛逼!

可这和慕容龙城有什么关系?

慕容龙城长长一叹息,道:“我的师兄在关闭了门后,把自己的生命丢在了那边,只有一缕残魂回到了山,交代了我一些事情,并且给了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李仙道眼神一凝,问道。

“门的钥匙!”慕容龙城沉声道。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