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怡也想见黑衣素贞,奈何陈扬自个也见不到。在这京都之中,陈乐怡也渐渐从恐惧中走了出来。陈扬告诉了她,外面随时有人会保护她。

在和叶朝宁通完电话后,陈扬要做的就是等待。

半个小时后,叶朝宁派来的人开车在楼下等待陈扬。陈扬立刻下楼,上车。

开车的司机是国安的一名后勤人员。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很是沉默,基本不怎么说话。

陈扬也没多注意,上车之后,便就闭目养神。

他如此这般倒让那司机侧目,因为这小小少年,所表现的也太稳重了。

见面的地点是一处普通大厦的地下基地。

非常隐蔽!

地下第一层是停车场,第二层却是基地。

基地里面,不见天日。但,灯光雪白一片!

基地里面有许多的档案,还有许多的电脑,机器,各种工作人员在里面忙碌。

进来的门是最新的纳米磁技术!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这里的情报管控非常严格,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也可在瞬间部销毁。

陈扬在一间办公室里和叶朝宁见面,在场的还有两名国安人员。一男一女,都在三十岁左右。男的叫段鹏,女的叫吴欣。

“这次的事情,我们通过自己的情报,还有玄洋的口供,已经整理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吴欣先说道。

吴欣和段鹏已经知晓陈扬的厉害之处,所以此刻对这十五岁的少年一点也不敢怠慢。

陈扬看了吴欣一眼,说道:“他们手中的剑应该都是名剑,这些剑是怎么从国外运到国内的?”

他一问,就问到了点子上。

段鹏和吴欣还有叶朝宁不由佩服陈扬的思维敏捷。

段鹏回答道:“两人的剑,都是通过古董走私的方法悄悄运进来的,外面裹了铁锈,我们未曾去想到这条线。这是我们的失职!”

陈扬说道:“现在讨论谁失职,意义不大。宫本玄是怎么瞒过了你们的眼线,潜藏进来的?”

吴欣说道:“还是偷渡过来的,国内有他们的接应者,这边早有同样身份的人存在。比如,早有李三存在。这个李三,就是伪装的,一切身份合法。等宫本玄一来,就装扮成李三的样子。真正的李三就先消失……所以,一点痕迹都没有。”

陈扬说道:“还真是手段层出不穷。”

叶朝宁则说道:“我们还打探到了,要刺杀你,其幕后人果然就是利国。”

陈扬说道:“哦?详细讲讲。”

叶朝宁说道:“这个事情,倒与黑暗教廷无关。众所周知,利国的科技是遥遥领先。但这不是最让人忌惮的,因为如今,级武器,我们这些大国都有。所以,大的战争基本没可能打起来。而武道上的相争就越的厉害了,各国之间,都有签订和平条约。只是,武道上的许多事情,都无法控制。黑暗教廷如今算是世界最厉害的武道殿堂。”

陈扬对这些情况是略有所知的。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情报是无法和叶朝宁相比的。所以此刻,他很耐心的倾听。

叶朝宁继续说道:“利国政党的背后有两大古老家族支撑,分别是丹尼斯家族,还有古法家族。总统都是属于他们其中的阵营,反正就是轮流执政吧。眼下执政背后是古法家族……”

陈扬摸了摸鼻子,有些吃惊的说道:“你不会告诉我,要杀我的人是这古法家族?他们这么闲?”

叶朝宁说道:“不是闲的问题,而是古法的行事风格问题。他们行事素来就是狠辣,你将来能不能成为大的威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会抹去一切的威胁。而且,这事指使手下的国家来做,他们就出点钱好了,根本连手都不会脏,何乐而不为呢?”

陈扬微微皱眉,说道:“这情报可靠吗?”

叶朝宁说道:“绝对可靠。因为我们之前就已经怀疑是古法家族在背后弄事情了。古法家族这些年来,可是在世界各地抹杀了不少天才了。但没人敢来反抗他们,因为他们行事狠辣之余,又不留下痕迹。他们家族力量很强大,仅次于黑暗教廷。谁敢去跟他们为敌呢?”

“我敢!”陈扬微微一笑,说道。

叶朝宁苦笑,说道:“我现在也知道你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我觉得,你这时候不应该出手。毕竟,时机还没有成熟。”

陈扬说道:“时机有没有成熟,我心里有谱。”

他想了想,说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我这人,天生好斗。既然他敢来主动惹我,我就不会袖手旁观。若是他人,了不起去找岛国的麻烦。可老子这次还就跟这什么狗屁古法家族杠上了。”

那吴欣忍不住说道:“陈俊,我们知道你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但是,你个人力量与古法家族比起来,太微小了。你不要被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

陈扬看了吴欣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不是一个人。华国,你们,不都是我的后盾吗?还有,你放心,我不会被胜利冲昏头脑。但,无穷的压力更可以催动我的修为。我如今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唯一的,就是你们要保证好我的后方。我的意思,你们明白吗?”

叶朝宁说道:“你放心,在京都,还没人能够来杀我们的人。”

陈扬点点头,说道:“好!”

他说完之后,马上又道:“你们还要注意一点,就是宫本玄的家人和朋友,以及玄洋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有些可能会跑来报仇什么的,如果查到动向,一旦踏足到我们的国家,立刻围杀。”

叶朝宁说道:“这一点,我们已经在查了。经历了宫本玄的教训,我们不会再给他们机会。”

陈扬想了想,又说道:“我想了下,虽然我主要目标是古法。但有些狗腿子,不敲打一下也是不行。这一次,我要玩个大的。”

“怎么玩?”叶朝宁不解。

陈扬说道:“他们不是喜欢抹杀别人家的天才吗?你们告诉我,岛国那边,现在最有希望的天才是谁?还有古法家族的?老子要把他们杀了才解恨!”

这一刻,他说了粗话,但却一点都不让人讨厌,反而充满了男子气概!

叶朝宁美眸放光,说道:“这个计划很疯狂!”

这一次的谈话,差不多的时候就结束了。叶朝宁想多了解一下陈扬的修炼,但陈扬懒得细谈。

之后,陈扬与叶朝宁告别。叶朝宁向陈扬说道:“你的计划很疯狂,我们会向高层汇报,你要等我们的结果,不能擅自妄动!”

陈扬说道:“我知道,这事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叶朝宁点点头。

在陈扬走后,叶朝宁也正式跟师父苏落寞通了电话。

苏落寞已经前往北冰洋那边了。

苏落寞先就听到了叶朝宁的汇报,当他听到几个弟子惨死时,也感到黯然神伤。当他听到叶朝宁生死一线的时候,也是心惊。当他听到陈扬诛杀宫本玄,击败冰龙尊者的时候,他整个人呆了很久。

谁也不知道,那一刻的苏落寞是什么心情。

“陈俊说要对岛国和古法那边展开报复,诛杀他们的天才。师父,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叶朝宁最后问。

苏落寞沉默半晌后,说道:“这个年轻人,已经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了。以为师来看,现阶段,他最好是好好修炼。但,为师已经是看走眼了,所以,他要做什么,就随他吧。为师也认为,我们应该展露锋芒!这些年里,古法家族在整个国际上作威作福,让诸多国家敢怒不敢言。他们太肆无忌惮了,三年前,我们国家的那对双胞胎,心意相通,将来成就无量。还不是被他们杀了。”

他顿了顿,道:“所以,为师是赞成还击的。只是,太难。为师不认为陈俊有这个本事办到。但为师目标太大,又不能出手。不过呢,为师曾经就看走眼陈俊了,现在,估计为师还是会看走眼!”

结束通话前,苏落寞说道:“再往前走,这里就没有信号了。一切,你们都好自为之吧!”

叶朝宁说道:“您一定要小心。”

苏落寞说道:“嗯!”

陈扬的日子倒也不忙,第二天,他陪着陈乐怡去京都很多地方逛了一番。他事事陪着,比热恋中的男子照顾女朋友都要周到。

无论在那个空间里,陈扬对家人两个字都看得很重。

在他心里,陈乐怡就是很重要的亲人。

陈乐怡感受着陈扬的成长,也是从心里感到宽慰。她也深深觉得,弟弟是真的长大了。

在深夜十一点的时候,陈乐怡结束了一天的旅游,然后已经沉沉入睡。

陈扬站在阳台前,看着京都的霓虹夜景。

这个城市的美丽让他想到了远在光年之外的地球……

这一刻,他思念家乡了。

他思念儿子,墨浓,灵儿,乔凝她们……

陈扬不禁想,自己还回得去吗?

那是一种让人伤感的乡愁。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扬的手机响了。

是校长燕九重打过来的电话。

“老师?”陈扬接通后,道。

燕九重在电话里笑着说道:“你下楼吧,有车接你。有位大人物想见见你,你舅舅也来这边了。”

陈扬并不吃惊,也没有对那大人物感到敬畏,他只是说道:“好!”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