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走?”沈睿琢磨了片刻,其实走也不是不行,以葫芦藤这家伙的奸诈程度,把小梦儿带回去,应该是不成问题。

不过,葫芦藤所在的葫芦村,他可是好奇的紧,而且还和乌凰的老朋友有关,这个老朋友可是真正的朋友,并非敌对。

从当初乌凰提起千变万化之时,他就能感受的出来。

不过,首先得弄清楚那大妖和葫芦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我不走,你上次诓我,说什么千变万化一般情况下,连圣人都看穿不了。”沈睿提起陈年旧事。

“还有,在酒馆那次说的消息也是半真半假,把那株药王还给我。”

葫芦藤露出尴尬的笑容,当时肯定胡扯乱说,谁知道后来还能遇见这家伙啊。

“把千变万化后续功法给我,那株药王我就不给你要了。”沈睿伸手道。

“呃…千变万化后续功法我也没有,在我爷爷那里。”葫芦藤开始打太极。

“那我找你爷爷去,总不能欠债不环吧。”沈睿转作不在意的说道。

“呃…其实我爷爷对千变万化的后续功法也不是太清楚。”葫芦藤小声解释道。

“是吗,牛逼啊,这神通是天上掉的不成。”沈睿开始阴阳怪气。

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我不管,骗了我两次,总得给我点补偿,我不信你家大人也是这等无耻之人。”

“我爷爷可是顶天立地的人物,怎么可能想像我一样无耻,不对我也不无耻。”葫芦藤反驳道。

看起来这“爷爷”在葫芦藤心中的地位很高啊。

“那就行,那我就跟着你找上门去。”沈睿一幅吃定你的样子。

“这千变万化其实是我爷爷一个朋友给的,不是我们家的,后续功法真没有。”葫芦藤无奈,打又打不过,关键是沈睿在某种程度上还真占着理。

“你爷爷的朋友?那个朋友不会是你爷爷自己吧。”沈睿突然想起村长说的一个笑话。

“不是,我亲眼见过。”葫芦藤无语,这沈睿脑回路怎么这么清奇。

沈睿闻言露出一抹笑容,足够了,葫芦藤既然见过,那就应该不是敌人之类的。

“所以,不是我骗你,这样吧,下次见面,我肯定补偿你。”葫芦藤用了经典借口––下次。

“你这家伙不怀好意,梦儿给了我气运之壶的制作方法,我得保她到底。”沈睿换了说法,反正就是得跟它回村。

“……”葫芦藤也反应过来了,这沈睿好像在套路他啊。

“既然你想跟我回去,那就跟着吧。”葫芦藤也不阻拦了,之前它还以为沈睿真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呢。

但实际上却是想跟它回村,回村那就不怕了,有爷爷在,它不信沈睿能掀起什么大风浪。

一人,一藤,一婴儿开始赶路,都由沈睿带着,真凰翼展开,速度太快了,比葫芦藤用破葫芦快多了。

………

半个月后,一行人靠近封锁线,天庭的强者雇佣了不少散修,组成了广阔的封锁圈,搜寻梦儿的下落。

只有几个地方拥有检测阵法,唯有通过检测阵法的生灵才能离开,其余地方都有强者镇守,每千里一位法相,每万里一位圣人,高悬苍天,镇压一切。

这距离并不远,对于圣人来说,万里的距离,用不了太长时间。

“能混过去不?”沈睿很谨慎,并未尝试着直接离开。

“应该能。”葫芦藤也不能确定。

沈睿又观察了几天,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检测阵法。

阵法前,排出了一个长队,这处平原中的生灵并不少,甚至可以说是很多,而且鱼龙混杂,即使是天庭也不能一一镇压。

排在一只三藏境的漆黑巨象后面,沈睿左手抱着嘴里噙着红色葫芦的小梦,右手上有一根碧绿的手环。

“兄弟,你这挺厉害啊,进分界平原还敢带着孩子。”前面的巨象转过头颅,闷生闷气的说道。

“让孩子见见世面。”沈睿胡扯道,不愿意多说。

那巨象甩了甩象鼻,见沈睿不愿交流,也就没再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分界平原怎么还戒严了,我记得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有生灵低声议论。

“好像是大势力在找人。”

“什么样的大势力,分界平原都能封锁,那些大人物没意见吗?”有不少势力依靠着分界平原而生,封锁一天就代表着巨量的利润。

“据说是中域的顶级大势力,敢怒不敢言啊。”

“………”

沈睿面色如常,依旧用千变万化遮掩形体,反正这些生灵不知有多少是这样的,天庭也不管,只要你不是梦儿就行。

虽然队很长,但速度却很快,不多时就轮到他了。

他面前的是一个符文缭绕的阵法,铭刻在一块巨石上,负责守卫的是四位法相,见他抱着个孩子皆露出莫名的神色,有些诧异。

“大人,这孩子能不能放在一边,这阵法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吧。”沈睿适时的表露出担忧。

“不用,这阵法只是检测而已。”一位法相漠然说道,他们只是雇佣而来的人,并非天庭中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天庭的命令他们严厉奉行。

带着些许紧张,沈睿抱着小站上了阵法,符文激荡,在他周身缭绕,他的千变万化被去除,露出本来的模样。

顿时引来了众多的注目。

“这不是那谁吗?”

“天圣宫通缉的那家伙,干掉了一位圣人的那个狠人!”

“沈睿!”

“这是十株千年药王,还有大圣出手的一次机会啊!”

“不是说身上有龙角骨吗?怎么没有特征啊。”

“你傻啊,那话你都信,明显是天生宫扣屎盆子,你见过移植的贵骨吗?”

无数双热切的目光投了过来,就连那四名法相神色也火热了起来。

“大人,我可以走了吗?”沈睿松了口气,也紧张了起来,显然梦儿没被发现,但他却被发现了。

当时他可是跟在气运之主后裔那方的,银影大圣和那黑牛都很清楚。

“等等…”一声冷漠的声音传来,天空中落下了一名身穿白色铠甲的男子,黑发披散,眸光冷冽,气息强大。

“见过圣人。”那四名法相急忙恭声道。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