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多么冷酷刻薄之人,都不会拒绝一个刚刚受了莫大委屈,又提出合理要求的人。

两位婆婆带着其它三个婢女离开后,龙菲菲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青琳走进了自己部都是由珍贵的日华石打造的庭院内,越过庭院内的两道小门,一直走进内房,小心将房门关闭的瞬间,龙菲菲身上疲惫一扫而光,而是一副精神焕发的模样,看向了身后的青琳。

“你发现了?”

青琳来之前,已经脑补出了,龙菲菲无数种反应,唯独没有料到,她尚未开口,龙菲菲不仅大方的承认了,并且还看穿了她的心思。

“难道是我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吗?”在龙菲菲率先承认的前提下,青琳并没有急于求证细节,反而率先思考自己的破绽。

龙菲菲完没有终极秘密暴露,时刻都会遭遇失败的紧迫感,反而一个优雅的转身,款款落座,自顾自倒了一杯香茗,轻轻嗅了嗅“既然你能够发现,那你肯定也能够想明白,你自己的破绽在什么地方。”

青琳思考着,说道“按照常理来说,那位天宝私下下山,我阻拦不住,肯定是心急如焚向你或者别人汇报,我想要表现太过于镇定,反而露出了破绽。”

龙菲菲笑着微微点头,继续不急不缓的品着手中的香茗,原本是被人发现把柄跟秘密的她,反而表现出了一种,抓住别人把柄才会有的自信跟从容。

青琳远比一般女子聪慧决断,甚至在凌峰山都能够拔得头筹。只不过,方外之地的修士,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或者是怎么提升自己的修为。在智谋跟心机上,自然比不上中土中,那些以斗智斗勇为生的商人,更何况龙菲菲还是此道中的天才。

“龙小姐,难道你就不怕,我告发你,或者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吗?到时候那个人,势必必死无疑,你自己的下场,恐怕也不用我多说。”最终青琳还是失去了耐心,只是她对龙菲菲态度依然恭敬。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不管是之前的龙菲菲,还是真实的龙菲菲,都是一个不得不让她去佩服的女子。甚至对方,完就是她想要活成的样子。

龙菲菲依然摇头,却开口了“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担心无用,不会发生的事情,我又何须担心。”

又是一年毕业季 校园留影

“难道你就如此相信我?”青琳有些不确定的问。

“我并非是相信你,而是相信我自己。若你要去告发我,你根本就不会过来找我,因为你知道只要露出一个破绽,我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让二位婆婆将你灭口,她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