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巍峨的混凝土要塞将地球这一侧的传送门罩在里面,厚实的墙壁把空间切割成一个个小块,只留一两个通道可以通行。希伯来军在建造要塞时,显然是打算将尸鬼引进来打。

只要进入防线里面,狭窄的空间会令尸鬼引以为傲的数量优势消失殆尽,到时候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利用远程交叉火力封锁通道,再利用精锐高手突击,普通尸鬼来多少死多少。

然而,希伯来指挥官显然没想到出现这样的变故,无论是巨型骷髅还是六面尸球都拥有破坏要塞的霸道力量。

何况后面还有那巨大骨手的主人坐镇指挥局。后来进入战场的尸鬼并不是无脑的低级尸鬼,而是一支有组织的大军,也不会傻傻地往里面冲。

一群手持镰刀,身披破烂黑色长袍的死亡使者骑着白骨战马,来回逡巡,控制着这支亡灵大军。

最前沿的骷髅兵甲胄齐,手持刀盾;身材臃肿的僵尸皮糙肉厚;身形半透明的幽魂可以飞行穿墙攻击;成群结队的白骨秃鹫盘旋在空中;数以百计的骷髅法师在组成三个远程打击方阵,正在构筑施法阵地;还有成千上万的骷髅苦工扛着巨大的骸骨部件通过传送门,然后搭建起一座座攻城器械。

隆隆声中,数十位骸骨巨人矮身钻过传送门,后面是数十个骷髅苦工才能抬得动的巨大攻城锤。

这就是一支能征惯战的亡灵大军。

最后,一条直径堪堪能通过传送门的骸骨蛇钻了进来,昂起头颅凝视着对面的生灵。蛇头顶端还有一支寒光闪闪的独角。

显然,它就是骨手主人派来指挥这支亡灵大军的首领了。由于没有舌头,没办法嘶嘶,它只能盘着身体,甩动尾巴上的骨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项宁轩率人来到小世界战场时,就见到这样一幅场景。

亡灵大军与预想不同,希伯来军自然要重新调整部署。幸好从小世界融合到虚空风暴完退去还需要一些时间。

长卷发清纯美女私房唯美慵懒写真图片

参谋部的军官们忙得脚不沾地,成千上万名战士在军官的号令中做着最后的准备。

项宁轩一行只是匆匆跟前线总指挥官霍夫斯坦恩见过一面,就被打发到一边,作为预备队待命。

军人和政客的想法完不同。对于政客来说,能忽悠来的友军越多越好。但军人可不这么想,都特么要开战了,突然塞一群不知根底的人过来,打个毛啊!

霍夫斯坦恩就是一名纯粹军人,对于上面强行塞人很不满意,连带的也不会给项宁轩好脸色。

陪同项宁轩一行的只有一位联络参谋。名叫雷夫纳的少校参谋带着项宁轩一行来到预备队区域,问道:“既然我们要协同作战,请介绍一下贵方的能力,好安排合适的任务。”

项宁轩道:“我们这次来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高级英雄职业。告诉你们将军,那条大骨蛇或者六面尸球可以交给我们。”

他这次带来的都是跟随自己行动的精英团队员,清一色史诗英雄,没带一个雇佣兵。毕竟,雇佣兵的任务是保护太初集团的流动交易中心。而这次任务属于地球安联盟的职责,跟雇佣兵没关系。

雷夫纳少校点头表示明白,但并没有往心里去。大骨蛇和六面尸球是敌军的核心主力,将军是绝不会把它们交给客军的。

项宁轩也没指望立刻上战场,而是问道:“说说这边的具体情况吧。不涉及机密的。”

雷夫纳道:“据马维安大师判断,那条巨蛇应该是炼狱蝰蛇,这是一股来自炼狱深处的黑暗势力,妄图毁灭我们的世界。”

马维安大师就是那位主持防御法阵的巫师。他原先是一位考古学教授,精研《死海文书》,末日后以学识进入圣城的通天塔进修,仅仅两年多,没怎么战斗就进阶为传说级大巫师,是典型的学院派。跟他一起维持法阵的,大多也是在禁断圣所修习的地球人。

通天塔则是一座位于亚空间的无尽高塔,据说里面收藏着无穷无尽的知识。有一支名为禁断圣所的中立势力占据了通天塔。圣所的最强者据说连神灵都能挥手湮灭。

只不过,这是一群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者,唯一的爱好就是汲取知识,以求在登上通天塔的更高层。哪怕世界毁灭也影响不到位于亚空间的通天塔。

项宁轩暗自撇嘴表示不屑。知识是不断更新的,躲在塔里就算研究一辈子,也不如亲身经历世事变迁。马维安大师能这么快进阶,可不是因为他比那些整日埋首故纸堆里的家伙聪明,而是因为他在塔外获得了足够的学识。

“那家伙是谁?”项宁轩指了指同样在预备队区域休整的马维安大师旁边那位身材高大的战士。直觉这人比马维安大师更不简单。

雷夫纳冷笑道:“禁断圣卫军的头目,达索斯。除了打仗,其他事都是奋勇争先的。当然,打仗的时候,他们觉得保护禁断圣所的巫师更重要,于是……”

听他的意思,禁断圣卫军还是一支听调不听宣的半独立军事组织,项宁轩疑惑地道:“你们国家还允许这样一支武装力量的存在?”

“呵,还不是……嗯,我是说,这帮人有禁断圣所的背景。你知道的,以马维安大师的实力,在禁断圣所里也排不上号。”雷夫纳似乎要说什么,但马上改口了。

项宁轩也没深究,他从波斯向导哈桑口中听说过禁断圣卫军这个名字。

从波斯人的角度来看,禁断圣卫军就是一群十恶不赦的恶魔。希伯来趁末日初期,邻国陷入混乱之际,大肆侵吞领土,国土面积扩大了一倍还不止。

这些新占领土上有大几十万跟希伯来仇深似海的真神教信徒,怎么办?自然是狠狠地镇压,把所有敢于反抗的人都干掉,剩下的人也不能闲着,部送入如同集中营一样管理的特定聚居区。然后在聚居区内开办的农场、矿场、工厂里劳动。不干活没饭吃,反抗者杀家!

希伯来控制的真神教聚居区内只提供最低限度的生活物资,而里面生产出来的粮食物资则大多数供应希伯来人使用。否则,希伯来哪来充足的物资一边打仗一边发现民生?

有压迫就有反抗,可惜手无寸铁的平民对上部武装的战斗英雄就是找死,聚居区大门口常年悬挂着逃亡者、反抗者的尸体。

这也是波斯不远千里派兵讨伐的原因之一。希伯来的行为已经在真神教世界里引起轩然大波,哪怕明知派几千人来打不过希伯来,波斯也要派兵。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希伯来要是在末日前这么干,绝对会上海牙法庭,被告一个种族屠杀罪。如今这世道,可没人来主持公道。不过,希伯来政府也知道这么干缺德,但不这么干,哪能支持军队多线作战?

当禁断圣卫军这个非政府组织出面声称愿意接手这件缺德的工作时,希伯来政府立马就答应了。

从此,镇压和压榨真神教徒的工作就由禁断圣卫军接手。他们干得也很不错,几十万真神教徒如同奴隶一样为希伯来生产资源。

粮食、矿石和各种生产资料源源不断地运往雅法等城市,变成面包和武器装备。至于其中蕴含了多少血泪,谁在乎?

就算将来世界秩序恢复后有人来翻旧账,希伯来政府大可一推二五六。大不了宣布禁断圣卫军是恐怖组织,你们爱打击打击去,跟我没关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