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白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安夏儿,你是我的妻子,你必须站在我的立场这边,我不希望你跟6家接触,你就不能跟他们联系。”

安夏儿从未想过,6白不想让她跟6家联系——

不是不愿意带她去见他的家人。

仅仅是因为他恨6家,因为当年6家残忍地决定了只留下他一个人的性命,让他的母亲和他弟弟在他眼前死去。

所以,那个6家自此只有一个独子——6白。

帝晟集团也只在他一个人的掌握中,生性凉薄果决的他,靠着独特的经商手段和不断地大肆收购,让一个国内的集团成为了亚洲第一集团。

“对……不起。”

安夏儿想起他的经历,第一次为她跟6家联系的事,而道歉。

因为她能体会到他有多恨6家,而知道自己竟背着他跟6家打电话时,他有多生气。

“……”

听着她的道歉,6白停在她唇前。

而后他吻上了她的唇,在游艇外廊走道上久久地吻着她。

雪天冰冻湖面上清纯少女森系装扮美丽冻人写真图片

————————

晚上回到‘九龙豪墅’。

电视上播着一件今天下午的新闻——

“今天下午消息,南城的慕氏码头现了一起黑帮交易,警方得到一个电话举报已经当场前往慕氏码头抓获了那些人,但慕氏表示,那个码头已经于一个月前转给了另一个贸易公司,这些黑帮跟慕氏并没有关系……”

安夏儿瞠大眸子,紧握着手,今天在游艇上的情形历历在目。

当时她坐在游艇客厅时,秦秘书突然接到电话,说6白让他去查什么。

慕氏码头那些黑帮也是今天下午落得网。

安夏儿上楼冲进6白的书房,“你在利用我是不是?”

魏管家正在跟6白报告着什么。

“那大少爷,我先下去了。”

魏管家出去后,6白往沙座椅后面靠去,看着安夏儿,“你想说什么?”

“这就是你所说的,我坏了你的计划。”安夏儿目光红红地瞪着他,“因为你痛恨黑帮,你怀疑慕斯城跟黑帮的人有关系,你想让我先不要去对付他,不要打草惊蛇,如果现他跟黑帮的人有联系,你就会一举灭了他,是不是?”

虽然6老爷子说不要让帝晟与慕氏产生商业上的冲突,但6白说归说,但如果慕斯城真跟黑帮有关系——

6白会狠不留情!

6白端起酒杯浅喝了一口,“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你早就让人盯着慕氏的那个码头了,今天下午得到消息所以你让秦秘书向警方打了电话是不是?”安夏儿紧握着手道,“你还说跟我没有关系,你想利用他对我的寻找与纠缠,进一步去调查慕斯城的事!”

“他与黑帮有没有关系,我不感兴趣,你要怎么对付他是你的事。”安夏儿声音湿哑地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放任他来纠缠与我,我会不会遇到危险?”

“但没有,不是么?”6白看着她生气的脸,“我做到了对你的保护,你嫁给我之后,一根头也没掉过!”

“我要跟你离婚!”安夏儿叫起来,“离婚!”

6白脸色微冷,“你说什么?”

安夏儿呼吸颤抖地看着他,眸子红,“我不要跟你过了……”

“这不是你说了算!”6白放下酒杯,“这个婚没有我同意你别想离!”

安夏儿回到房间,关着门,抱着膝坐在门背后。

不一会,房间外面传来了魏管家的声音,“少夫人?请问你和大少爷生了什么?”

安夏儿咬了咬唇,隔着门道,“你应该去问他。”

“你刚才已经把大少爷气走了。”

“……”

安夏儿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

“少夫人,自从你嫁给大少爷,他是怎么对你的相信你自己也清楚。”外面魏管家道。

安夏儿没说话,可想起慕氏布会那晚他说她坏了他的计划,她就生气。

他想用她来对付慕斯城?

安夏儿又擦了一下眼睛,“这是我和他的事。”

“是你和大少爷的事。”魏管家道,“但他对你的好,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看在眼里。”

“……”

“无论你们白天生了什么,你都不应该跟大少爷说离婚的话。”魏管家道,“尽管他口里说你们是协议婚姻,但他也是认真地跟你举行了婚礼,领了证,他对你们的婚姻有几分认真少夫人你应该清楚。”

安夏儿委屈地哼一声,婚礼……那是因为他想从他朋友那里收份子钱吧?

……好像份子钱在她这里。

那是因为他觉得他6白结婚,没点仪式不行吧。

“少夫人,希望你好好想一下这些问题。”魏管家道,“大少爷应该去‘帝晟城堡’那边了。”

安夏儿抿着唇,是说让她去找他的意思?

可她为什么要去,她有什么理由去,明明是他想利用她!

当晚,安夏儿睡不着,去工作室复习学业。

看着这些大学课程,她是远没有想到,她居然在休学期间结婚了。

你的鼻子很灵?那你知道我今天用的是什么香水么?

香水?你今天有喷香水么?

有。

那晚他温喃的声音回响起在她脑海,当时不信邪地她走过去闻他衣服上的香水时,措不及防地被他抱进了怀里……

关了灯后,他趋着黑暗吻着她,一寸一寸地仔细地吻着她的唇舌,激烈又温柔,之后若无其事地拉着她去餐厅。

想到这,安夏儿缓缓地垂下了头——

是的,她嫁给他之后,他对她确实好得出乎意料。

第二天,安夏儿坐在大厅的沙里,继续呆。

魏管家在旁边道,“少夫人,你不用想了,现在你想出去找大少爷也行不通了。”

“哦,是么。”

安夏儿没有表情地道。

“外面那检修路面的施工队又来了。”魏管家道。

“……”

安夏儿一怔,赶紧跑出去看了一下。

果然,九龙海墅外面的路口,那几辆路面检修车又来了。

安夏儿大叫道,“不就是不想让我走么,用得着这样么?”

魏管家没说话,但心里明白得很。

他们大少爷就是担心安夏儿会搬出去!

“哼!”最后安夏儿一咬牙,“不出去就不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吹这个牛逼,有吃有喝有网络又住着豪华别墅,她可以宅一个月不出门!

魏管家叹了口气,难道又要靠他去做思想工作么?

这年头,管家真难当啊!

别墅大厅里面。

安夏儿拿了几大包零食,坐在沙上边看韩国肥皂剧,边咔嚓咔嚓地啃起来。

女佣道,“少夫人,零食吃多了会胖哦。”

“胖就胖!”安夏儿才不在乎,“胖了丑了他就不会碰我了,我就不用生孩子了!”

说到这,安夏儿一顿……

对啊,这是个办法啊!

想到这,安夏儿更加暴饮暴食起来,还去厨房拿了一大瓶酸奶出来!

魏管家回来的时候,看到安夏儿面前那一堆吃的,吓了一跳。

“少夫人?”魏管家严肃地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安夏儿不理,继续吃。

女佣,“她说要增肥。”

魏管家,“……”

这种自我放弃的办法都想得出来?

“少夫人,昨天大少爷带你出去去了裴少的游艇会是么?”魏管家问,“你们到底生了什么?”

安夏儿吃着薯片的动作停了一下,“我知道了他以前的事……就是他妈妈和他弟弟死了的事。”

魏管家表情一下变得非常震惊,甚至难于置信,因为魏管家也是从6家那边过来的所以知道这件事。

他是6白在6家,唯一比较信任的下人……

半晌,魏管家叹了一气,“那少夫人你更不该跟大少爷去计较什么了,大少爷连这件事都告诉了你,那说明他没把你当外人。”

安夏儿眨了眨湿润的眼睑,哼,是这样么?

“那是大少爷的亲身经历。”魏管家道,“所以少夫人你应该知道,上回你跟6家联系,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吧,大少爷跟6家关系一直不太好。”

安夏儿想起昨天那记忆画面的事,吸了吸鼻子……她先前又不知道这些事!

“还有件事也坦白了跟少夫人你说吧。”魏管家道,“外界传闻大少爷是gay的事,大少爷之所以没有跟6家解释,那是因为他在6家是有未婚妻的。所以大少爷跟身份不够的少夫人你结婚,6家才没有说什么,现在大少爷不是gay的消息传回了6家,6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反对你和大少爷的婚姻……”

也就是说6家知道6白不是gay,也许就会来拆散他们了么?那他那个未婚一定是个很高贵的女人吧。

安夏儿眸光微湿,这事她昨天在游艇会上也听人说了。

***

当天,安夏儿暴饮暴食过度,胃疼住进了医院。

6白听到这个消息,立马从帝晟集团赶来了医院。

他从病房外面进来后,冰冷地抓起她的衣服,“安夏儿,你听好了,你就是变成肥婆我也照样睡你!”

安夏儿尴尬地指指他后面

“后……后面。”

他身后的医生听着他的话一脸窘迫,护士红着脸。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