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滑得很快,虽然初八才开朝,但是,几天的日子,也是转眼飞逝。慕容桀寸步不离地陪着子安,除了去拜年或者是接待拜年的亲朋好友之外,两人还去了一趟城外的福安寺,夫妻两人到了福安寺,被信众认出,纷纷上前拜见,两人的民望创出了新高,人都不拜菩萨,拜

他们夫妻两人。

可见,医保的推行,真的让百姓受惠不少。

自打子安有了胎动之后,慕容桀趁着无人的时候便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但是,这刚刚胎动,十有是空的,有时候子安感觉到动,赶紧叫他伸手过来,他刚摸上就没了动静。

他好生失望,“怎地我来就没动静了?是不是嫌弃我啊?”

子安笑得打跌,“许是你凶,怕你呢!”

“哪里凶?”慕容桀不服气,“便没见过这么温柔的爹,甭管是小子还是闺女,出来得先打一顿屁股。”

子安瞪大眼睛,拉着他的手摸下去,哈哈大笑,“看来是个吃硬不吃软的货。”

这一动,便动了好一会儿,但是动得十分缓慢勉强,仿佛是在睡懒觉被人打扰了一般敷衍。

慕容桀心满意足地道“这才像样嘛。”

夫妻两人相拥着在榻上睡了个午觉,然后出去院子里溜达了一会儿,阳光很好,冬日暖阳特别的叫人舒坦。

风细细,干枯的树枝在为春季的到来而准备舒展,细细的风在刚跨年便有了春意的温度。

夏日初遇清纯美女图片

伶俐前来告假,说要去一趟刺州。

子安舒了一口气,这丫头总算愿意回去面对以前的事情了。

“要找人陪你去吗?”子安问道。

“不需要,我自己去就行。”伶俐道。

“叫小刀陪你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伶俐摇摇头,笑道“你以为我回去寻仇吗?不,我只是回去走一圈。”

就是寻仇,那些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慕容桀道“她是素月楼的人,此番回去,定有素月楼的人尾随着,不必担心。”

子安只得道“那好,你事事小心。”

她倒不是担心打打杀杀的问题,伶俐武功虽然不算一流,但是轻功一流,打不过,可以逃。

她只是担心她从情感上无法面对以前的事情,以前的人。

但是,有素月楼的人跟着,好歹是伤不了她,也就放心了。

“怎么忽然想回去?”子安问道。

伶俐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么神秘?”子安大生好奇之心。

谁会想到她竟是因为那白僧人说的话才回去的呢?

连她也跟嬷嬷一样,变成了一个神神道道的人。

“好吧,我不问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子安问道。

“等两天吧,捏一张脸皮才能回去。”伶俐耸耸肩,只是不知道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会不会很“惊喜”呢?

子安明白,“嗯,好。”

“我已经把暗卫都编派好了,狄水贺云还是跟着你出门,还有小刀,至于其他四名,日夜轮值,还多安排了几名素月楼的人在你身边。”

子安道“嗯,谢谢。”

慕容桀道“老九把伶俐送过来,真是大方啊,办事能力就是强。”

伶俐郁闷地道“主子说送我过来,是因为我是素月楼里最没出息的,旁的能干的那些,他说舍不得送。”

子安笑了,“如此说来,素月楼真是卧虎藏龙啊。”

“比不得邪寒楼。邪寒楼那些才是真正的高手。”

子安觉得夜王才是个明白人,不靠祖荫,自己创立了两个门派,素月楼赚大把大把的银子,邪寒楼负责为素月楼这个狗仔门保驾护航之余,还能偶尔做做杀手,做做保镖。

听说夜王还很多投资和土地,跟胡欢喜也有合作,在北漠也有自己的生意,胡欢喜是富甲大周,这夜王弄不好是富甲天下啊。

真是一个霸道总裁遇上一个更霸道的皇室总裁。

这两人若是能撞出点火花来,比什么玛丽苏都要好看。

伶俐走之前,陪着子安去了一趟寒山。

夏霖见到子安的时候很高兴,拉着她的手便进了木屋中去。

当子安见到孙芳儿的时候,几乎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就是昔日大周朝最漂亮的女子。

用丑陋来形容她,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若要形象一些,简直就是恶心加妖怪。

脸上布满了红黑色蚯蚓般的瘀斑,盘满了整张脸,眼珠突出,黄,眼白几乎部变成了红色,嘴巴变得很大,其实也不是大,就是肿起来叫人觉得嘴巴突兀,显得大而已。

头掉光了,一丝头都没有,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但是还没靠近,便闻到她身上出的阵阵恶臭。

子安大吃一惊,“怎么会这么严重了?上次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孙芳儿没有躲闪,眸光也坦然,仿佛对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一点都在意。

“我师兄来了,他给我调制了药,这是吃药后的反应,把毒都排出来就好了。”孙芳儿说。

“你师兄?”子安记得她说过她的那位师兄,叫梁汉文,吉州人士,但是她说这位师兄要找她报杀师之仇的,怎么却帮她了呢?

“是的。”孙芳儿轻声道“师兄说,是温意大夫叫他来的。”

正说着,便见一个矮矮的胖子从外面走进来,这胖子大约三四十岁,脸又圆又扁,小眼睛,大鼻子,穿了一件绿色粗布棉袄,头上带了一顶绿色的毡帽。

他行走的步伐比较奇怪,左脚歪歪的往外拐,像是腿受过伤一般。

子安看着他走路,心里头便忍不住地默念,“左手六,右手七,左脚画圆右脚踢……”

而且这头顶的一抹绿,子安瞧得很是深思啊!

罪过罪过,子安连忙收敛心神,看着孙芳儿的师兄。

“师兄,王妃来了。”孙芳儿连忙道。

梁汉文走到子安的面前,拱手道“小可参见王妃。”

子安挑了挑眉,小可?

一个二十岁的男人,自称小可,子安可以接受,但是一个三十四岁又长得那么……奇特不凡的人自称小可,子安总觉得心头怪怪的。“梁先生免礼。”子安连忙道。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