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雨珺不会把同胞留在中原。

五千妖兵若是留在中原恐怕会被未来人皇当成宝剑四处横扫,最后在一场场战役中折损殆尽,即便能够大部分活到最后统一,估计宣布建立国家那一天就是妖兵的死期。

做自己能做的,做不到的不用操心,大不了逃跑。

腊月,东南萧瑟清冷。

白雨珺抵达南吴都城外,离船上岸后围绕都城闲逛锁定龙脉位置,居住在南吴都城四周荒野的村民都见到一个戴兜帽的白衣女孩……

南吴都城腊月年底空气湿冷,偶尔还有雪花飘落。

某处丘陵。

此地位于都城北方,站在丘陵高处还能看见宏伟城池里王宫巍峨建筑,似乎年关临近并未让南吴王室充满喜庆,或许是北边姜勉给他们带来太大压力。

“就是这里。”

不远处便是吴王几代王陵所在,也不知是哪位大师给选得龙穴,歪了。

找到龙脉却没找到适合安葬所在,哪怕差一点也不行,除非当年袁天师那等神奇传说人物在世,否则很难有人能真正定位点穴,南吴王陵点歪了。

白雨珺掀开兜帽看了看远处守卫森严的王陵,又低头看了看脚下。

森女系少女连衣裙草帽麦田作画玩耍写真图片

“呵,再使使劲儿把坟埋河里得了。”

天下谁都会看错,唯独某白不会,如此倒也省了麻烦,在南吴灭国之前须一直居住在此防止龙气出现意外,天知道有没有哪些蠢货跑来胡作非为,亲自在此守着等待吸收龙气,此举有点儿像是山里野兽守护灵药,静静等待灵药成熟吞之。

蛟龙至,地脉伪龙躁动不安……

王宫,午间安歇养神的吴王忽感身侧站立凶兽!

猛地坐起大口喘气呼吸才发现原来是个梦,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好似梦境并未彻底消失依旧未醒,不知钟情于他的伪龙察觉凶险以特殊方法发出警示……

太监女官上前服侍,吴王想起北地姜勉又是一阵头疼。

丘陵,白雨珺忙碌盖茅草屋。

反正住在这里看守不走了,先到先得,熟了就吃,虽说世上只有某白自己能吸收龙气可还是谨慎心理作祟,收敛全部气息甚至换上一身乡下穿的粗布衣裳,头上用粗布盖住遮掩龙角。

买来建房材料,亲手在一棵大树边叮叮当当盖了间简易茅草屋。

认真围了个篱笆院。

院落拔光杂草铺有厚厚一层黄土踩实,茅屋墙上挂了些辣椒谷物做装饰,看起来破破烂烂实则里面内有乾坤,精致专业厨房,床上铺有厚厚柔软被子,还有一张大镜子用于梳理长发,生活用具不比大宅院差。

世道混乱颠沛流离,这年头在荒山野岭搭建茅屋居住者很多,倒也不显得突兀。

……

快要过年了,白雨珺出门准备年货。

习惯了南荒作威作福手下无数,忽然间变成自己一条蛟有些不太适应,暗自苦笑忘了当年艰难混饭吃,果然有了权力就容易忘记本真。

站山坡望了眼距离最近小镇集市。

“人好少……”

为了低调,特意提了个篮子用于装年货。

南吴国都四周有许多小城和小镇以及数不清的村落,用于供养庞大城市日常所需,眼看年关将至,小镇集市却没多少人,某些时代,过年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路过荒村一口古老水井,看了看古井,水里圆形倒影能能看到自己。

井底隐蔽石洞内,一只鳖精被吓得浑身颤抖。

幸好,某白最近对鳖精没兴趣。

胳膊挎篮子进小镇采买,也许是需要供养王都菜品算得上齐全,凡是在这个季节能买到的全都有,而且还有很多之前没吃过的地方特色美食。

如果那些大妈来别问是否许配人家会更好……

“这条火腿我要了。”

“姑娘,你家住哪里是否婚配?我家儿子身强体壮老实忠厚还未娶妻,不如今天就去你家提亲~”

白雨珺看了眼卖火腿妇人身后那个面黄肌瘦眼神乱瞟的小子一眼,妇人当真诚实,她说的几样优点小子一个也不具备,难为她逢人便夸。

“不了,我只要火腿。”

拿起大火腿离开,也不听那妇人继续鼓吹。

接着来到卖发糕的摊位跟前,发糕很大,一块发糕有脸盆那么大,很实惠的美食,非常照顾蛟龙类饭量较大凶兽。

“包一块,要桂花味儿的。”

“谁家姑娘,真俊,做我孙媳妇儿好不好~”

一眼没看到老太太孙子,低头才看见,老太太身后有个害羞脸色通红的十二三岁男孩,看样子战乱年代为了讨上一房媳妇传宗接代已经不顾年龄差距了。

“他还是个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

老太太嘀咕一句过两年就要被征召当兵,再不娶媳妇生娃家里就要绝后了,镇上被征走的青壮从未回来过……

摇摇头,收起发糕继续逛集市。

好多人上前询问,也许是白雨珺头上发型原因,未出嫁的女孩儿发型简单,嫁作人妇成亲就要把头发盘起来,尤其某白皮肤细嫩白皙举止得体有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贵族家道中落不得已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

虽然大部分人嘴里都说喜欢大臀能生养的,实际上内心对贵族宅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兴趣更大。

又买了些米面,离开小镇回返山上茅草屋。

路过山下小河的时候看见水里有人在捞什么东西,岸边还站着个小不点脏兮兮女娃,这么冷的天下水,用不了多久肯定会患风湿病关节炎,好奇之下走到跟前瞅了一眼。

河边站着的小女娃大概两三岁,头发枯黄,腮帮子鼓起嘴里好像含了什么东西,瞪着大眼睛看白雨珺,水里挽起裤腿摸泥巴的是个六七岁小女娃,很瘦,满脸烂泥手里还攥着几个田螺……

衣服破破烂烂,不像是有家的孩子。

烂泥里摸田螺的女娃看见妹妹身边站了个人,扔掉田螺就往岸上跑!

“不许抢我妹妹!”

白雨珺愣愣看着大一点的小丫头连滚带爬满脸泥浆爬上岸,张开瘦弱双臂拦在妹妹跟前,像个保护鸡仔的母鸡。

小不点丫头哇的哭出声,露出嘴里还没嚼烂的田螺肉……

看看两个被吓坏的小不点,可能是遇到过可恨人牙子,白雨珺从篮子里掰两块发糕放草叶上转身离开。

“拿去吃吧,这次我不收钱。”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