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袁洪身上那彻骨的寒意,就连那娇媚女人,脸上的娇媚都是少了许多,神情中多出了几分肃穆。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袁洪是最可怕的,她一旦敢在这个时候触怒袁洪,袁洪很有可能连她都杀。

只是她却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霸占袁洪的洞府,难道是嫌命长了吗?

要知道,杂役弟子中,根本就没有人不知道袁洪的凶名,袁洪不招惹别人就算是好事了,又哪儿有人敢招惹袁洪?

袁洪同样很是愤怒,简直是愤怒到了极致。

杀意疯狂的自心底蔓延,他已经恨不得将那霸占他洞府的人揪出来撕个粉碎。

他没有想到,他才仅仅只是出去几个时辰,竟然就有人敢霸占他的洞府,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没有把他袁洪放在眼里啊。

就算他袁洪出去的时候没有关闭石门又如何?他袁洪以往出去也从来不关闭石门啊。

在这杂役弟子中,难道还有人不知道这洞府是他袁洪的?

袁洪怒冲冠,身充斥着凌冽的寒意,已经缓步走到了山洞前。

“里面的人,给我滚出来!”

咆哮的声音犹如雷鸣一般,响彻在这片区域,震的周边的人耳膜都有些疼。

迷人肌肤享受宁静下午

那娇媚女人,更是在那股狂暴的音波下,赶紧捂住了耳朵。

“滚出来!”

“滚出来!”

“滚出来!”

这三个字就犹如被注入了魔音一般,声音滚滚,在这片区域回荡不休。

任谁都能够听出,那三个字中蕴含的怒意及杀意。

袁洪嘶吼着,澎湃的灵气搅动起来,右拳已经缓缓抬起,然后猛然轰出,直接恶狠狠砸向了那面石门。

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刹那间,仿佛整片大地都开始了震颤。

在那股狂暴的气劲撕裂下,周边那些石块什么的,已经尽数化为粉碎,树叶都开始落下凋零。

那山洞石门,更是疯狂的震颤了起来,只是虽然震颤的很剧烈,却是没有碎掉,更没有被轰开。

无论是杂役弟子区域、外门弟子区域、还是内门弟子区域,所有洞府的石门都是被宗门长老用力手段加特过的,根本就不可能被轰碎。

或者说,至少袁洪,还没有那个实力。

空间寂静,只有那震颤的声音,依然响彻不休。

只是那洞府内,却是毫无反应。

“小子,有种霸占我袁洪的洞府,没有胆子滚出来吗?我袁洪给你十息时间,马上给我滚出来。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袁洪看到洞府内毫无反应,忍不住又重重几拳轰在了石门之上,张口喝道。

只是,洞府内却依旧毫无反应,别说是有人出来了,甚至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周围人感受着袁洪的滔天怒火,再看着那毫无动静的洞府,忍不住在心里鄙视起了王凡。

他们还以为王凡有多能耐呢,竟然连袁洪洞府都敢霸占,可现在看来,王凡只不过是个懦夫,竟然龟缩在洞府内不敢出来,甚至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也就释然了。

袁洪是谁?那可是杂役弟子第一人,地境一层的强悍存在,杂役弟子中,又有谁敢招惹袁洪?

王凡,他们却都不认识。既然不认识,那说明王凡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面对袁洪的怒火,自然是要装孙子了。

只是,王凡以为这样就能逃避袁洪的怒火吗?显然不可能!王凡能够在洞府龟缩一天两天,难道还能龟缩十天半个月不成?

“懦夫,废物,你不是胆子很大吗,都敢霸占我袁洪洞府了,还有什么不敢出来的?”

“不出声,不出来是吗?那好,我袁洪就在外面等着,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龟缩到什么时候!”

袁洪又重重的轰击了石门数下,然后直接就盘膝坐在了地上。

此时,他的怒火已经暴涨到了极致,那种身充满怒火,却又无处泄的感觉,让他几欲狂。

嘎吱吱吱······

就在袁洪话语刚落,盘膝坐下的时刻,一阵嘎吱吱吱的声音响起,石门竟然缓缓打了开来。

紧接着,一名穿着普通,面色冰冷的青年,便缓缓从山洞内走了出来。

正是王凡。

此时,王凡的脸色有些冰冷,简直是冰冷到了极点。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修炼过程中,竟然会有人轰击他的洞府石门。

要知道,在修炼途中,被轰击洞府,这可是大忌啊。如果没有不可调节的生死大仇,一般是没人这么做的。

毕竟,修炼若处于关键状态,若被打搅,就很有可能被反噬重伤,甚至变成废人。

还好他王凡刚刚突破,在洞府门被轰击时,也不是处于关键时刻,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不过即便是这样,王凡都依旧很愤怒了。

袁洪以及周围人,看着那缓步走出,而且面色冰冷的王凡,脸色在瞬间就变了。

他们没有想到,王凡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了,王凡竟然敢出来!

他们更没有想到,王凡出来的时候没有诚惶诚恐就算了,竟然还如此冰冷,如此愤怒。

这是要与袁洪大战吗?

王凡没有在意周围那些人的表情,眼神只是随意一扫,瞬间就锁定了袁洪。

“刚才就是你在外面乱叫,还轰击我洞府石门是吗?你难道不知道,宗门是不允许暴力轰击洞府石门,不允许在修炼途中被打扰的?”

王凡语气极为的冰冷,“你无视宗门规矩,在我修炼的时刻,肆意轰击我洞府石门,你说,你该当何罪?”

轰!

王凡此话一出,场震惊,就连袁洪脸色都变了。

王凡出来之后,不道歉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质问袁洪,还拿出宗门规矩说话,这是在找死吗?

短暂的震惊,他们都忍不住为王凡默哀。

区区杂役弟子,也敢拿宗门规矩压迫袁洪,简直就是找死。

如果王凡是内门弟子或者核心弟子,被人如此对待,或许宗门还真的会管。可他身为杂役弟子,宗门根本就不会理会。

王凡的话语,在众人耳中,那就是一个笑话。

“你说我无视宗门规矩,问我该当何罪?哈哈!”已经站起来的袁洪听着王凡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

只不过他那笑容中,却满是冰冷及杀意,“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质问我袁洪,并且质问我该当何罪的,不得不说,你很有种啊!”

袁洪身上那狂暴的气息暴动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王凡,每走一步,气势就更加冷冽一分,

“你霸占我袁洪洞府,我袁洪都没有开口定你的罪呢,可你倒好,竟然定起了我的罪。”

“好,很好!很快,我袁洪就会让你知道,我袁洪该当何罪了!”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