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之余的原子女,在雷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匆忙朝着雷发射射线。但此时的雷似乎正处在某种神游的状态,即使在空中,双手也释放出同样的光线,两种能够将物体缩小或者放大的原子光线在空中抵消了,而雷也近身,将原子女和自己一块撞到台风下面,直直的落在地板上。

然而这样的举动,在外界看来,依旧是波澜不惊,没有谁会注意到两只虫子的打架会掀起什么风浪,哪怕这两个虫子是人。

“这不可能,你没有了原子战衣,为什么能够自由控制自己的身形,还能释放原子射线!”落在地上,原子女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看着此时两眼无神,但是双手却凝聚着原子射线的雷有些歇斯底里。

人最怕比较,尤其是两个天才之间的比较。原子女智商不差,不然也不会搓出来原子战衣这种东西,只是一个只能靠外力进行身形变化的,突然出现一个可以依靠自身随意切换身形,不用担心能源或者设备损坏这种问题的家伙出现在自己面前,总会有种不平衡的感觉,现在的原子女就是这样。

但是雷可没有理会原子女,他现在的状态更像是潜意识在行动,一种生物反应的预警机制。原子女抬手,着装在原子战衣上原子射线再度朝呆站在那的雷发射过去。

而雷却以机敏的反应,不断侧身躲开了原子射线的进攻,朝着原子女这边移动,而那些打空原子射线,则在这间宽敞的病房里四处乱飞,打向处在它们弹道上的所有目标。有的只不过一些小沙粒,即使被射线击中了变小变大也不会影响什么。而此时的雷却已经扑到了原子女面前,手中凝聚的原子射线就朝着原子女劈了过去。

面对雷这种粗暴的应用原子射线的方式,即使是原子女也得闪到一边,而她所处的地面则是在雷的这一击下塌陷了巴掌大的一块地,就好像被人用勺子挖走了一块一样。看着雷这一击,原子女也是有些心里发麻。在别人看来,这只是巴掌大块地,挖掉也就挖掉了无伤大雅。

但别忘了,现在雷和原子女的身形只有一只蚊子这样大小,而雷这一击却造成了比自己身形大几十倍地形破坏,而将这样的伤害如果按比例放大到原来的身形,那么雷这一击就把一层医院楼给直接挖空了。“该死,这什么招式这是,”原子女怒骂了一句,借助自己的原子战衣身上的推进系统,原子女急忙与雷拉开距离,她现在可没有多余的功夫陪雷在这耗了,既然弄不死,那就该撤了。

身形一升空,朝着底下的雷发射了两发激光,这才按了下腰带,身形再度缩小,缩成无法用肉眼观察的细菌体型,躲进了微观世界里,然而底下的雷也只是随手将原子女的射线拍飞,朝着原子女所消失的那个位置一蹦,身子也在光芒中急速缩小,微观世界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原子女,就看到雷继续朝她这边扑杀过来,一副咬紧不放松的样子。

星城市医院外边,利用光学迷彩将自己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迪克和克莱尔看着空空如也的病房,一脸的尴尬。他们才不会认为原子女没有对雷下手,出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原子女彻底让雷从人间蒸发了,要么就是雷正在跟原子女缠斗着,而他们的战斗自己看不见。

“夜翼,我没从你的共享视野里看到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奥利弗盯着眼前的大屏幕,有些疑惑道。

“该怎么说呢,我现在也很疑惑,也许他们就在我们面前打架,但我们看不见。”

白嫩美女吊带短裙小露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迪克跟克莱尔根本不敢随意潜伏进这间病房,谁知道会不会莫名其妙就挨了一下,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谁上都讨不了好。就在迪克和克莱尔在外面纠结的时候,微观世界里,雷和原子女的缠斗也到了白热化的状态,雷的攻势如同野兽一样,疯狂朝着原子女进行冲锋,但没有原子战衣的辅助,雷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跳的比较高的家伙,而原子女却有着空中优势。

你还在星城里面待着干嘛,我这边中了蝙蝠侠的病毒,现在被锁死在一副机械身躯里,没法帮你太多,再不撤,正义联盟就要来找你了!

正当原子女不知该如何将雷这块狗皮膏药甩掉的时候,网格的信息也通过加密频道传到了她的眼罩下,看着网格传送过来的信息,原子女也因为一个失神就被雷逮住脚跟。整个人失去平衡,带着雷在微观世界里乱飞,但是也在那紧急回复着网格:怎么回事,为什么连你也被发现了!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继续纠缠下去,我都救不了你,快点,待会抓准时机,我会给你拨号,你赶紧接通,并通过这个渠道,缩小到电子范围,骑乘着电子来找我,这是我紧急安排的一个撤离点!

网格的消息让原子女大惊,但她也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在空中极速翻滚着,同时也按下自己的腰带,缩小到微观世界的身形开始逐渐变大,而抓住她脚跟的雷也跟着一块变大,因为原子女这么暴利的翻滚,也没办法继续抓着原子女的脚,被甩了出去。

正在窗外密切注视着病房内一切动静的迪克还有克莱尔,也看着一个人影从无到有的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砰!”直接撞破玻璃朝着外面掉了下去。而病房内,因为这个极速的翻滚,原子女也因为失去平衡,在空中恢复原来身形大小,摔倒在一旁,将旁边的桌子都给撞倒了。

“白鸽,救人!”一看正主出现的迪克,也在这时候呼唤起自己女朋友的英雄称号,自己则是甩开克莱尔,朝着现在还没有进行身形变换的原子女抓去,这是他唯一的机会,错过了下次就很难抓到了。

收到命令的克莱尔,第一时间朝着下落的雷进行俯冲,这时候的雷又跟失去了意识一样,完没有进行任何身形变换,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要是缩小成细菌大小,一阵风一吹,也不知道被吹去哪了,搞不好就这样进入了大自然生物循环链中的一员,那就很尴尬了。

一个错身,克莱尔先飞的比雷更前一个身位,接着这才抓住他的臂膀,一个弧形的飞行,卸掉了雷身上的重力。如果就这么硬接,搞不好会死人。而在重症病房内,迪克也朝着原子女攻去,手中握着的双棍闪着电光,就对准原子女腹部的腰带,他明白只要破坏了原子女的腰带,她就无法随心所欲的进行身形上的变化。

双棍结合到一块,拉长了攻击距离,一击命中,强大的电流通过长棍直击在原子女的要带上,也将有些昏沉的原子女给电清醒了。

“别这么想当然,臭小子!”完明白迪克在做什么的原子女,直接就朝着天花板发射了一发原子射线,能够将物体自由变化尺寸的原子射线直接将天花板的体积变大,让上面的那层天花板因为挤压而变成碎石砸了下来,顺带着还有在上面的病人!

该死!原子女这一招让迪克没得选,放弃了继续攻击原子女,闪身,躲开砸向自己的石块,而带着雷飞上来的克莱尔也看到自己男票的窘状。背后的羽翼一张,数道如刀刃一样的羽毛就飞射出去,将那些落石击碎,同时迪克也将隐藏在自己长棍上的机关触发,一道浓缩的聚义丙烯泡沫瞬间从棍子上膨胀出来,形成一个缓冲带,接住了那些落下的病人。

而引发这一切骚乱的原子女,也在这时候,再度缩小身形,消失在迪克他们眼前。一切的准备在这时候都变的徒劳无功,这个来自地球三宇宙潜伏过来目前阶级最高的干部就在迪克眼前溜走,这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抱歉,我还是没抓到这家伙。”

通过混乱,原子女也找准时机,在自己这边的呼叫器响起的时候,就将自己的身形缩小,沿着呼叫器所传来的方位,骑乘着电子离开。这就是她被选做为间谍的原因所在,因为她的潜入方式你永远猜不到,她甚至能够通过缩小到电子大小,进入虚拟的游戏世界,玩一场真人RPG,也可以通过拨号,瞬间出现在你面前,这也是她为什么敢在暴露之后还来星城医院干掉雷的原因。

“该死,刚才那家伙还是给腰带造成问题了,希望能撑到出去。”电子世界里,骑乘着不知通向何处的电子,原子女也看到自己腰间的腰带上面有几个元件损坏了,迪克的那一击对她还是有效果,但那个时候,她已经急昏头了,完没得选。现在,她只能祈祷自己这条腰带出现问题是在自己脱离电子世界之后,缩小到电子是她最大范围了,可要是反方向变大,在现在的电子世界里,无疑于死亡。

就在原子女通过这一招逃离的时候,大都会,莱克斯企业,总裁办公室的莱克斯正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一旁的汪达尔.萨维奇也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正在专心于某项工作的莱克斯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收获,眉头一挑,说道:“瞧,鱼儿上钩了。”莱克斯的话让一旁品着咖啡的萨维奇投过来眼神,而莱克斯也是对着萨维奇神秘一笑,道:“来,认识下来自另一个宇宙的朋友吧,”说着,按下其中一个按键,电脑屏幕一阵闪动,变的模糊不清。

正在光怪陆离的电子世界里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腰带故障而死去的原子女,却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电子活动加速,她脚下所骑乘的电子带着她朝着一个缺口冲了过去,她明白,这是网格给她安排的见面地点,没有任何犹豫,原子女就朝着这个缺口冲了出去。

而她腰间的腰带也在这时候彻底出现功能损坏,刚从缺口跳出来,她的身形只缩小到巴掌大小就停止了,一阵电火花爆炸,直接将她和原子腰带分离开,她也被这股反作用力给震倒在另一边,腰带则是落在她不远处的地方。

“呼,真是千钧一发啊,网格,能帮我把腰带拿过来吗?我要修理一下,”躺在地上,自以为劫后余生的原子女,用手臂遮住额头,有些调侃的说道,没有什么比从死亡身边逃开更让人兴奋了,所以她也不介意开开玩笑,只是她还是没搞清楚情况。

皮鞋在地板上碰撞的声音就像闷雷一样响起,一道她熟悉却又算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哦,这就是你用来缩小身形的腰带吗?工艺水准真差劲啊。”这道声音让原本精神极度放松的原子女直接绷紧身子,站了起来,就看到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还有另一边一个长相粗狂但不失威严的男人并肩站着,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亚…亚历山大.卢瑟?不对,他有头发,你没有!你是谁!”看着这张跟自己认识的一个故人有着七分相像的面孔,原子女此时也知道自己中计了,大声质问道,同时,也按着自己战衣上的紧急求助按钮。

“亚历山大.卢瑟,我另一个宇宙的同位体吗?还有头发,嗯,我还真想看看我长头发的样子呢~”听着原子女吐露出信息,莱克斯.卢瑟也调侃道,随即直接俯下身子,看着原子女,说道:“让我介绍下,我叫莱克斯.卢瑟,这个世界的天才。”

“怎么回事?网格在哪里?”原子女惊声叫道。

“网格?你不会以为从刚才跟你通话的就是你的队友吧?”莱克斯有些好笑,如果另一个宇宙都是这种货色,他一个人就可以把那帮想涉足到自己这个世界的家伙部灭掉。仰头大笑了几声,莱克斯这才俯身说道:“是什么给你们错觉,觉得你们的潜入是天衣无缝的?嗯,从半个月之前,我们就监测到你们所传送过来的异样波动了,白痴,至于你说的那个网格,我可不清楚他现在是什么下场,不过就连我都能截获你们的加密频道,而你们还把他安排到正义联盟身边,去面对那只蝙蝠,不得不说,你们是真蠢啊。”

“你伪造了网格的讯息,联系的我,是你把我带过来的?!”原子女有些不敢相信,他们所以为谋划好的一切,竟然早被人给看穿了?!

“你以为呢?”调侃了一句,莱克斯这才转身看向萨维奇,“那么,有什么想要问她的吗?”

看了莱克斯一眼,萨维奇转身,坐回到沙发上,在他看来,似乎手里的咖啡都比原子女有价值。“一只蚂蚁而已,有什么好问的,你要踩死,就赶紧的,别打扰喝咖啡。不过,你能通过她的通讯装备给她背后的组织发条信息吗?”

“不是什么难题,我只是把这里屏蔽而已,先把她的通讯器取下来,我再踩死就行。不过,你想让我发什么?”莱克斯耸了耸肩,这种事对于自己来说完是易如反掌。

“可以吗?那就帮我发条信息,简单点,一句话,滚出我的世界!”

“收到,老大。”

说着,莱克斯再次俯身,手指轻捻,就将因为失去腰带,无法自由切换身形而无处藏身的原子女给提了起来,轻松从她手臂上摘掉了通讯器,这才随意的将其丢在地上。但是这高度,就将变成普通人的原子女摔断了条腿,而莱克斯也面色淡漠的走到其面前,抬起的脚升空,却在原子女眼中变的格外可怕。

“不!求你了,别杀我,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切情报,我可以当双面间谍!”

“我可不在乎这个,女士,你来这个世界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害死了我身边一个比较亲近的人,这一点,就已经判定了你的死刑。就像现在这样,谁来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不!”

一声悲怆的大喊,却无法阻止莱克斯踩下去的鞋面。只是一脚,失去了腰带,没有任何能力的原子女就这样在莱克斯的鞋下成了一团看不清面容的碎肉,那些血迹也只是稍稍浸湿了莱克斯铺在地板上那价值不菲的地毯上。

“哦,真恶心,我得叫人来换下地毯,打扫下卫生了。”看着被自己踩成一团烂肉的原子女,莱克斯有些犯恶心的说道。

“需要我送你一张吗?我那里有我在蒙古当大汗的时候收集一张地毯,到现在都是新的,如果你要,我可以让联邦快递给你送过来。”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萨维奇调侃道。

“嗯,听起来不错的样子,不过我更想去看看你积累了五万年财富的宫殿是什么样的,不介意今天带我去看看吧,我今天可过的有些不好受。”

“呵,那我还真是荣幸,能够看到莱克斯.卢瑟失意的一天,来吧,我带你去看看。”站起身,萨维奇就朝着阴影处走去,而莱克斯也在自己的桌前呼叫了下外面的秘书:“真理子,麻烦叫人进来打扫下卫生,谢谢。”

说罢,这才跟在萨维奇后面,两人一块走进阴影空间内,消失在阴影中,而那团被踩成碎肉的原子女,就这么的印在地毯上,等着清洁工将她如同铲垃圾铲走。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