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落下,杂货铺中一片安静。

半响,“哧。”

向淮又笑出声来,他弯腰,低头,人凑到薛夕旁边,看到女孩的耳朵莹润白皙,他故意贴过去开口:“小朋友,你觉得呢?”

做出这撩人的动作后,向淮等着女孩面红耳赤、羞愤交加,可没想到——

薛夕眨了眨茫然的大眼睛,对耳畔的气息视若无睹,认真思考起来。

她像三好学生请教老师问题般认真开口:“谈恋爱应该先告白,再牵手,接着应该是接吻,拥抱,最后……”

说到这里,她愕然的看向向淮。

向淮:?

薛夕漆黑的眼珠微缩,雾蒙蒙的眼睛里透出匪夷所思,她小脸绷着,心里却在想,向淮如果敢要求她陪他睡觉,她就直接一套军体拳伺候!

两人靠的很近,彼此间呼吸相对。

在薛夕的怒视下,向淮收回视线,两手抄进兜里,慢悠悠站直了身体,话语里透着点无奈:“放心,上学去吧。”

放什么心啊。

笑容好甜

薛夕默默吐糟了一句,但还是拎起书包去上课,她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至少目前对于牵手,她没感觉很排斥。

她没看到某人耳根处渐渐染上一抹红……

陆超则往角落里躲了躲,努力减少存在感。

亲眼见证老大在线撩人失败的他,感觉可能会被杀人灭口吧?

薛夕刚进入教室,就看到同学们对着她指指点点,“包养了个小白脸”这样的话传进她耳朵里。

她扭头看去,那几个说闲话的人顿时闭上了嘴巴。

还有人小声开了口:“快别说了,得罪了她,烈焰会的人来了怎么办?”

“…………”

这是薛夕第一次感觉那几个火苗还挺有用,至少让她耳边安静了很多。

六节课上完,薛夕收拾东西准备去上奥数课时,烈焰会的火苗们又来了,高彦辰抱着胳膊站在旁边,火苗一号则坐在秦爽让出来的位置上说话:

“夕姐,你又要去上课啊?”

见薛夕没回答,他自顾问道:“你不会要求我们也留下来上自习,好好写作业吧?”

薛夕:“对。”

火苗一号顿时一脸呆滞:“啊?辰哥,怎么办啊!”

高彦辰也懵了懵,写作业?他虽然很排斥,可看着女孩素净的脸庞,很快回答:“如今她是老大,听她的!”

火苗们顿时哀声怨气,一个个站起来沮丧的往外走:

“我还想去看电影呢!”

“我也是,还想去打球呢!”

几人抱怨中,高彦辰一脚踢过去:“明天检查作业,老大的要求必须完成。”

“……辰哥,抄作业行吗?”

“你说呢?”

几人来得快,走得也快,眼见他们消失在门口处,薛夕的那句“不用”就这么硬生生卡在嗓子里。

她呆了呆。

别人怎么选择生活,她不会多加干涉的,就像她没要求这群人把头发颜色染回来一样,她也从来没考虑过让火苗们跟她一起变成书呆子。

所以,那个“对”是回答火苗一号第一个问题的!

可她发现,除了高彦辰,她连几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所以也没办法再去一一通知。

薛夕最终叹了口气,抱着书本往外走。

她动作慢,向来不着急,等出门后,跟在她身后的薛瑶对范瀚开了口:“……她亲口说的她男朋友是个小混混,因为给他钱才答应做她男朋友的。范瀚,这种女孩太不自重了,我们离她远点。”

范瀚盯着薛夕的背影看了好几眼,才意味深长的收回视线。

等薛瑶进入了物理班,范瀚跟着薛夕,在她身后的座位上坐下。

过了一会儿,范瀚忍不住开了口:“你不会是被我退婚刺激的,在外面随便找了人吧?”

见女孩低着头不说话,他拧起眉头:“你别这样,女孩子还是要自尊自爱一些,你养的那个小白脸就是看中了你的钱……”

女孩仍旧没理他,范瀚忍不住拿着笔戳了戳她的肩膀。

旋即就看到薛夕慢悠悠、一脸茫然的回头,在对上他的视线以后,她凝眉:“有事?”

范瀚:??

薛夕略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别打扰我。”

她淡漠的收回视线,再次投入到刷题之中。

范瀚:……所以他刚说了那么多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察觉到旁边同学投过来好奇的视线,范瀚只觉得一种窘迫萦绕上心头,他急忙低下了头。

太傲气了。

范瀚心里

憋了一口气,他抬头看到薛夕做完的卷子放在旁边,发现都是基础题,这些题目相对来说简单,只是考查知识点的汇总。

范瀚忍不住嘲讽的想,她果然奥数竞赛成绩很差,所以老刘才给她基础题吧?

这周末就要去参加数学之星比赛了,他一定要比她好,让她知道什么叫实力!

两节奥数课又是眨眼而过。

薛夕没第一时间离开,将最后一道题写完,抬头才发现教室里的人都走完了。

她收拾了书本,回教室拿书包。

一路上都在思考着刚刚最后一道题,有没有用超纲知识点的薛夕,茫然走进了教室里。

刚进门,就跟急匆匆冲出来的女孩差点撞到。

薛夕抬头,就见女孩眼神有点闪烁,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这是秦爽?

薛夕有点疑惑,觉得是她可感觉又不像她……

薛夕跟薛瑶回到家中,吃晚饭时,薛老爷子接了个电话,再回来时面色已经变得严肃,他对薛晟开口:“我知道高老为什么不收礼了。”

薛晟急忙询问:“为什么?”

老爷子坐下,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刚得到了内部消息,说是有个大人物来滨城了!”

薛老夫人很好奇:“什么样的大人物?”

老爷子摇头,“具体身份我不知道,但高老对他都客客气气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最近我们公司里举动也不要太频繁了。”

“好。”薛晟回答完后,又询问:“爸,知道这人的名字吗?万一咱们家碰上,可别不经意间得罪了。”

老爷子点头:“我正要说这事儿,以后大家如果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记得一定不要得罪对方。”

这话说完,薛夕放下筷子,认真看向了他。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