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下午好。”

程招妹、大石秀杰、黄刚、柯森等十几个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哪怕是没有刻意增加音量,也可以说是特别响亮。

“下午好。”袁州点头应道。

看着面前十几个萝卜……不对是徒弟袁州露出了一丝农民伯伯丰收时的喜悦笑容。

“祝贺师傅开店五周年,希望师傅越来越好。”徒弟们再次齐声道。

这都是来之前演练过的,虽然带了各自的贺礼,但吉祥话也是要共同说两句的。

就这简单的一句话,包括程招妹在内是纠结了很久。

因为袁州不是人,不对一不小心说出心里话了,是因为不会祝福,也是实在是不好祝福。

祝福厨艺越来越好?

给楚枭留点活路好吗?给其他厨师留一个车尾灯行不行!

至于祝福身体健康?

徒弟们都知道袁州可以说是厨艺界的汪季客第二了,那身体倍棒的,最重要的事,他们都比袁州大很多,然后那画面是真的太美。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其他小店生意越来越好等等一系列都是花里胡哨,最后只能用最简单的,越来越好来形容。

“大家有心了。”袁州点头示意。

他最初是为了推广各个菜系才收的弟子,弟子收了以后,这些人的待遇虽然不如嫡传的程招妹但是也相去不是很远,很是费了袁州一番心力的,所以每次看到这些徒弟,都有一种自豪感。

记名弟子们的进步着实很快,之前找来替自家儿子道谢的父亲不止张海森一个,比如柯森他爹柯林就来了好几次,既是道谢也是大家一起研究研究黔菜,一举两得。

至于王明捷他爹王老爷子更是算是驻扎在蓉城了,三不五时地不是骚扰一下周世杰就是来厨神小店吃个饭,聊个天。

“师傅,这是我今天做的姜汁热窝鸡,我觉得已经差不多火候了,您给尝尝。”程招妹第一个站出来将手里的食盒摆到桌子上。

程招妹没有遇到袁州以前可以说是蓉派川菜的厨师,但是遇到袁州以后,是向全面川菜的方向发展的,不光是专注蓉派川菜,其他的类别不管是公馆菜还是江湖菜或者其他的都有涉猎。

所以程招妹这个川菜王并不是胡叫的,那是真的在川菜的领域不管是哪个派系都能上得了手的人物,除了他的师傅,川菜领域无人能敌。

“啪”

食盒盖子被打开,一股浓郁的姜醋味道就涌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鸡肉的鲜味。

“不愧是大师兄,就这香味就够我们追好久了。”张龙全站得靠前,闻得比较清楚。

“是名副其实。”刘明远心里暗暗道。

“大师兄还是强者。”大石秀杰干劲满满的。

“招妹你这次用的是南姜是不是,姜味略显绵密,很有新意,很好。”袁州难得开口先赞叹一句。

“谢谢,师傅。”程招妹点点头。

袁州拿起筷子尝了尝,鸡肉鲜嫩,姜味浓重,醋味也挺浓厚的,因为用的是南姜,辛辣味道适中,然后又选用陈醋,酸味略重,袁州不知道,这是程招妹故意的,还是什么。

因为如果按照普通做法,应该加香醋,否则陈醋的味道会轻微掩盖姜和鸡肉。

但这种问题太简单,袁州对自己大徒弟有信心,不会犯如此明显错误,二来这种味道是他比较偏爱的。

“招妹,陈醋是你特意选择的?”袁州问。

程招妹点头:“没错,相比香醋,我想师傅更喜欢这种。”

袁州一直的标准就是,并不是最原始,最正宗就越好,而是最符合食客口味越好,同时保留菜品本来的特色。

“火候的掌握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调料选择和配比上也很下功夫。”袁州道。

“谢谢师傅。”

袁州说完程招妹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收起小本子立刻道谢。

“很不错。”袁州说出了很少见的评价。

说的是实话也不是勉励,程招妹最近的进步很明显,不知道是不是又多了几个师弟的原因,总之十分努力。

程招妹完了以后按照以往的惯例应该是唯一的师妹罗晴的,但因为新加了两个湘菜的记名弟子第一次露面,所以机会让给了他们。

别看米浩比刘明远高,有一米九,但是他胆子比起刘明远来还要小一点,先站出来的是刘明远。

努力稳住自己想要哆嗦的腿,刘明远深吸一口气站了出来。

倒不是袁州看起来有多严厉,相反十分温和,但是就是有种气场让人不敢造次,反正刘明远就是这样的感受。

“师傅好,我是刘明远。”刘明远一紧张就秃噜嘴了。

“是湘菜的吧,第一次来不要紧张,拜师的事情等到秦菜那边有消息了一起进行,就是需要等等了。”袁州看到刘明远似乎很紧张宽慰了一句。

“不着急,看师傅方便就行。”刘明远冲口而出。

说了几句话后感觉好一点,刘明远才从食盒里拿出自己做的菜。

他是将程招妹的话听进去了的,做的菜十分简单,一个白色小盘子,比巴掌大一些,里面是看起来油亮十足的茄条,湘菜三味茄子。

跟川菜的鱼香茄子有点像,但是在口味上不是很像,鱼香茄子侧重在鱼香上,而三味茄子,则是辣,酸,甜综合,三种味道既凸出又相互融合,其实其中的配比很难掌握,稍不注意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南风压了北风。

“粗略品尝没有任何问题,细品也完善。”袁州道:“但很多菜品可以去追求那零点几的味道增加。”

“这道菜的话……茄条的大小可以再切小一些,这样更容易入味,具体小多少可以下去实验,算是留给你的作业。”袁州面对第一次来的记名弟子就留下家庭作业。

来之前刘明远是被人科普过的,要么准备录音笔,要么准备小本子记录袁州的指点。

刘明远对于自己写字的速度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准备的是录音笔,虽然紧张,但是他在上来之前就以防万一先开了录音笔,也算是误打误撞。

“是的师傅,我知道了。”刘明远道谢。

袁州的本事是不需要怀疑的,刘明远所要做的就是先自己将袁州所说的话记录一下,剩下的回去慢慢摸索。

虽然没有举行拜师仪式,但刘明远和米浩还是做了相当多的准备工作的,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来拜袁州为师的,没有点绝活也不敢亮出来。

接下来的米浩准备的是常见的红烧肉,当然这也是他的拿手绝活,正宗略带樱桃般的红色,让人看着就十分舒爽。

……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