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灰尘散去,众人这才看见了来人是谁。

“方世玉!”

张成道惊呼出声,接着他又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功夫,方世玉想不到你居然会主动跳出来。今日,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你谁啊?”

方世玉扣了扣鼻孔,一脸茫然的问道,事实上他还真不知道对方是谁,毕竟当日战斗结束得有些过快,方世玉都还没来得看清对方的脸。

方世玉此举让张成道感觉到前所未有地蔑视。

“众弟子,布阵!”

张成道一声令下,南派弟子以离火派为核心,布出了一个龟甲阵,前方是离火派众弟子用灵龟盾顶上,后面则是众南派弟子用法符等防御型法宝构建的牢固工事。在他们的计划中,方世玉实力很强,爆发也很强,但是有个弊端是他的攻击时效很短,只要拖过去,那么方世玉就只能任他们宰割。

方世玉看着眼前这个犹如乌龟壳一般的防御阵法,感觉有些好笑,对方这未免也太把他当回事儿了吧。

当然和张成道等人严阵以待不同,历经过妖王大战的方世玉,眼光自然已经高了许多,和这些弟子小打小闹在方世玉看来很是丢份儿,他反而是好奇地向林峰问道:“我说林师兄,半日不见,你怎么就趴在地上了?”

柳灵儿嗔怒道:“还不是你家教不严,管好你家媳妇儿!”

“呦!这不是那鼻孔朝天的木峰师姐吗?怎么今天不穿紫衣,穿白衣了?都说了,别去‘舔’林师兄了,咱们林师兄一心向剑,不会理你的,我说得对吧!林师兄?”

清纯校花蕾丝白裙长裙唯美写真

此刻的林峰受了不小的伤势,他将剑阁令牌拿出来有些虚弱地说道:“方师弟,你是领队,这令牌还你!”

方世玉摇了摇头,并没有接过来,他转头看向应巧巧,此刻的应巧巧像一只受惊的兔子,面对方世玉的目光,她急忙躲闪。

“她可不是我媳妇儿,当日在水峰上我就休了她!”

方世玉目光在应巧巧手里的凝血丹停顿了一下,他感觉那是好东西,一个闪身,凝血丹已经出现在他手上,最后一点儿愿力值扔出。

“凝血丹,兽药,有凝练血气之功效,对武者有奇效。”

方世玉愣了一下,原来这东西是兽药,但是对武者也有效果,方世玉将它收入囊中,准备等会儿再研究,他把目光放在那乌龟阵法上。

“喂!你们到底打还是不打?我还有事儿,没时间和你们耽搁。”

“方世玉,有本事你放马过来啊!”阵中,南派弟子严阵以待,他们在等,等方世玉主动出击。

“我为什么要过来?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算了,我还是走吧!”

方世玉作势要走,他又不傻,一个人对一群人,而且那乌龟壳看起来很坚硬的样子。

钱通宝见此却是急了,他痛苦地哀嚎道,“方师兄,救救我,以后你下半年的气血丹,我包了!”

另一边柳灵儿也说道:“方世玉,只要你能救下我和林师兄,我柳灵儿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方世玉一听却笑了,他终究不是那种会抛下同门的人,虽然他已经计划着此次剑阁之行后如何跑路,但现在还没跑不是吗?

方世玉向钱通宝问道:“气血丹半年的份儿,一次性给我如何?”

“还有你,你能给我啥?”

一众青云弟子一听顿时有些无语,堂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榜第一要不要这么无耻,重点是咱们是一个门派的啊?

柳灵儿咬牙切齿从怀中掏出一张灵票,“持此灵票,你能到任何一个玲珑阁分阁换取十万灵石。”

方世玉用神识御物之术取过灵票,他上下扯了扯,发现这由特殊布匹制作的灵票还算坚硬。但只是十万吗?

方世玉摇了摇头。

柳灵儿气急,又掏出一张十万的灵票,这看得对面挂机的举着盾牌的众人差点儿流口水。

“十万灵石啊!看来,她真的是玲珑阁的大小姐?否者绝不会有这么壕性!”

方世玉接过,点了点头,二十万灵石差不多能在江湖上飘一飘了。至于其他弟子,方世玉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太穷了没意思,当然钱通宝那儿,他相信对方跑不了。

而另一边,张成道等人感觉到请所谓有的侮辱,方世玉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和青云门众人讨价还价,这还算是人吗?

“方世玉,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有离火派弟子忍不住了向方世玉抛出法符开始了第一轮壕无人性的攻击,方世玉从虎口出拔出血色长剑,对着就是一顿猛砍。

前世身为佣兵的他可是有职业素养的,收了人家的钱,自然得保护好雇主。

血气长剑与法符之间的碰撞,就像是一只又一只美丽的花蝴蝶撞向尖锐的刀尖一般。花蝴蝶绽放出最美的瞬间,为这万重山的寂寥夜晚平添了几分风采。又像是一朵朵肆无忌惮绽放的烟火,美不胜收。

方世玉一剑又一剑,他都没有用任何神文加持,因为他突破了,后天八重的武道修为让他有足够的力量去对付这些法符。

看着方世玉闲庭信步地样子,被柳灵儿扶正的林峰不禁正视道:“方师弟又变强了!”

柳灵儿从储物袋中掏出各种珍稀地疗伤灵丹,向喂糖豆儿一般往林峰最里面塞,一边塞一边说道:“再强,也比不上林师兄你,你是青云大陆三千年来第一个剑修,将来你一定能去到那青云之上。”

林峰摇了摇头,柳灵儿并不懂林峰此刻心中所想,方世玉第一次与他对战那时候他还需要神文辅助,在陆瑶敢陨落的那个夜晚,他找过方世玉,那时候的方世玉和现在相比完是两个人。

实力提升得太快,纵然是他也有些跟不上方世玉的步伐。

而此刻,白讪讪却自言自语道:“果不其然,他就是人王。话说,我也算从龙之人,到时候定鼎天下,会不会给我个侯爷当当?”

钱通宝也提溜着眼睛,大家都知方世玉不简单,这是他接触方世玉的根本原因之一。

至于另一边,应巧巧却趁着方世玉一人独战南派弟子时,悄然转身,她来到后方的悬崖边一跃而下。

一众青云弟子惊呼出声,就连南派弟子也向应巧巧跳崖的方向看去,而方世玉却只是微微愣神,却是继续挥剑向那乌龟壳劈去。

柳灵儿见到这一幕却颇为欢喜:“哼!便宜了这贱人。师兄,你再吃几颗,这些都是玲珑阁最好的疗伤圣药,不等半个时辰,你就能痊愈。我看,方世玉那家伙说不定需要你的支援。”

林峰点了点头,这一次他并没有推脱。柳灵儿的药药效极为显著,这时候的她也不吝啬,青云弟子人人有份儿,但除开钱通宝,至于为什么?因为这死胖子得罪了她妹妹。

“我说林师姐,你不能厚此薄彼啊!”

“我就不给你,你奈我何?死胖子,本小姐生平最讨厌胖子了,你欺

(本章未完,请翻页)

负我妹,我才不给你呢!”

钱通宝欲哭无泪,他在想他啥时候欺负她妹了,索性他也是有钱的主儿,自己掏出青莲丹一口闷下,闭目开始调息。

其实一众青云弟子都知道,方世玉此刻只是在为他们争取时间,毕竟一人之力如何应对三十四十人。大家都不是路边野草,而是各派的精英,方世玉哪怕再天才,修为增长速度再快,终究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此刻阵法内,南派弟子也在商量,事到如今他们依然没有逼迫出方世玉用出当日的那些“神通”,所以张成道决定转变思路。

张成道沉声说道。“我等不能再这样和他纠缠了,到时候等青云弟子恢复过来,说不定又是一场恶战,那林峰绝非善茬儿!”

“那张师兄,那该怎么办!”有南派弟子问道。

“诸位,由我离火派为盾,尔等为矛攻击青云弟子,牵扯方世玉的注意力!”

说干就干,南派弟子立马兵分两路,一边有人主动撤出阵法,而离火派的弟子却顶着那坚不可摧的盾牌向方世玉怼过去。

另一边有人从侧面迂回准备攻击正在恢复中的青云弟子。

“和小爷玩儿偷家,你们还嫩了些!”方世玉瞬间判断出眼前的局势,他一个后空翻脱离的离火派弟子的纠缠。

轰!“血”“狠”二字神文同时发动,方世玉的战力瞬间增幅一大截,具体增加到多少,方世玉有种感觉大概是未动用之前的两倍。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方世玉已经大致对自己这几个神文有了一定的了解。血字诀,让气血凭空暴涨一大截,但消耗的却是方世玉自身的肉身潜力以及意志力;狠字诀能让身体速度更快,力量更大,但是气血消耗会更多。

二者齐开,实力可以翻翻,而“怒”字诀就更强了,他能方位增幅战力而且血气也会短暂的变为质量更高,运转更为通透的战气,而且人也会进入一个更好的战斗转态,实力提升最起码是五倍。但是消耗却更大,就像奥特曼变身打小怪兽一样,不持久,只能当大招来用。

平时战斗,血、狠齐开就差不多了。

而南派弟子见方世玉气血暴涨,也是警惕万分,要知道之前他们就吃过一次亏,特别是离火派弟子更是记忆犹新。

“快!攻击他后方的人,让他无暇他顾。”

张成道身为指挥者,他此时把目标放在了林峰等人身上,他早就料到方世玉会动用神通,所以一边命人加强灵力输入增加正面防御,再命人去攻击林峰等人,以转移其注意力。

但方世玉可不吃这一套,所谓围魏救赵,那前提是你得有时间去围魏,只见方世玉掀开胸前的衣服,从一面护心镜模样的镜子中抽出一根乌黑的大棒,大棒上铭刻着烈火灵猴一族的火焰图腾。

“呔!吃我老方一棒!”

方世玉恶趣味爆发,一心二用,血气长剑去阻拦想要偷袭之人,而自己却握着大棒,一棒向张成道等人砸去。

这是妖王所用的棒子,有千斤之重,最重要的是貌似有粉碎符文之功效,通俗点儿说就是破甲。

“咔嚓!”

玄鬼甲阵法开始破裂,方世玉得理不饶人继续又是一棒,这一棒定了乾坤,南派弟子顿时被横扫了出去,有个倒霉的离火派弟子躲避不及,被棒子砸重瞬间化为肉酱。

“我靠,这么猛的吗?”

方世玉有些惊喜,他没有想到临时起意地一棒居然能有如此功效。

(本章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