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陆山民刚练完字打完太极游,韩瑶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一向不太注重打扮的陆山民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穿上昨天新买的名牌衣服,收拾整理了一番才走出丽都大酒店,韩瑶正不耐烦的看着手表,她今天穿了一身纯白色的运动装,淡蓝色的运动鞋,看上去充满了青春活力,要是脸上再带点笑容,应该为更加漂亮。

“打算带我到哪里逛”?陆山民含笑走了过去。

韩瑶认定陆山民不是个好人,刚到天京就去寻花问柳,一见面就油嘴滑舌,这种男人最让人讨厌,要不是罗玉婷托她照顾他两天,带他熟悉熟悉天京,打死也不会和这种人接触。

“天京一日游”。

一路上,陆山民有一茬没一茬的找话题聊天,不过韩瑶一直都是爱理不理,陆山民第一次感觉到聊天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后来他实在找不到话题,也只得作罢。

安静的坐在大巴车上,陆山民心里舒畅了很多,第一次带有目的的交朋友,让他有种欺骗别人的感觉,这让他或多或少产生了愧疚感。

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认死理的他,连他自己也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变了,至于这种变是好是坏,无从得知,也无需得知。

陆山民很快的收拾好愧疚的情绪,有意无意的观察韩瑶,这位韩家千金背后的能量不仅仅能用金钱来衡量,这是真正的豪门贵胄,韩家嫡系,并不像叶梓萱那样是外公家很有背景,叶梓萱对朱家的影响仅仅限于那点血脉亲情,而韩瑶的父亲在韩家却是有着实权能够直接调动韩家力量。

让陆山民有些意外的是,韩瑶并不像其他豪门子弟那样张扬,反而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普通的打扮,普通的衣服,出门连自己的车都没有,除了身上所透露出来的气质隐约透着贵气,一般眼力的人还真看不出来她与普通女孩儿的区别。

左丘给的消息说韩瑶在韩家很得宠,不可能是被克扣了钱粮,那就只能是韩家家风很好,把子女教育得很好。

韩瑶注意到陆山民在看她,瞪大眼睛说道:“看什么看”?

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

陆山民笑了笑,“你长得真的很漂亮”。说着又淡淡道:“不骗你,我很少夸女孩儿长得漂亮”,想了想又说道,“在我的记忆中,我就没主动夸女孩儿漂亮过”。

韩瑶生气的鼓起腮帮子,“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感到很荣幸”?

陆山民有些尴尬的笑道:“你可以这样理解”。

“渣男,我警告你,你千万别打我主意,要不我叔叔伯伯哥哥姐姐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陆山民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感叹,不对啊,方默教的方法怎么一点也不管用啊,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不过有一点你说得不错,我确实很漂亮”。韩瑶仰起头,像只高傲的白天鹅。

陆山民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微笑,看来还是有点用。

韩瑶撇了一眼陆山民,“你笑起来也不难看”。

“呵呵,我是我们村里第一帅”。

韩瑶憋了憋嘴,“可惜人品不好”。

“嘶、、、昨天的事情你误会了,我是去云水涧找朋友的”。

韩瑶一脸鄙视,“编,接着编,你一个第一次到天京的人,哪来的朋友”。

陆山民无奈道:“好吧,你是第一个说我人品不好的”。

韩瑶突然转过头怔怔的盯着陆山民,陆山民摸了摸脸颊,“我脸上有东西吗”?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撒谎不眨眼也不脸红的人”。

陆山民很是无奈,“说真话怎么就没人信呢”。

韩瑶哼了一声,“少在我面前装,从小到大追本姑娘的男生可以绕地球一圈,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我劝你不要对我抱有幻想,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

陆山民莫名感到一阵轻松,“你误会了,其实我只想和你做朋友”,顿了顿又补充道:“好朋友”。

韩瑶嫌弃的看了眼陆山民,“你想得美,做朋友也不行”。

大巴车约莫行驶了一个小时,从车窗外已经能看到八达岭长城,陆山民出神的看着蜿蜒巍峨如巨龙匍匐在丛山峻岭中的长城,以前只是在电视和书本上看过,亲眼看到,不禁心下有些澎湃。

长城四季如画,春看山花烂漫,夏览草木葱郁,秋观漫山红叶,冬游苍龙卧雪。此时正是秋季,漫山的红叶与朝阳两相辉映,天地一片火红。

站在长城上,陆山民痴痴的脚下的群山,连绵不绝,犹如巨龙奔腾,心旷神怡。

韩瑶显然已多次爬过长城,对于眼前的景色并没有陆山民那么痴迷。

“看够没有,你才刚走了几步台阶,爬到顶还早着了”。

陆山民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跟着韩瑶的脚步往上走。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土”?

“看来你身上也不是缺点,还有点自知之明”。

“听说天京人看外地人都觉得很土,是不是真的”?

“那也要看是谁,你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不会受欢迎”。

“老实说,你很漂亮,能带我这个陌生人游玩儿也很热心很善良”。

韩瑶停下脚步回望陆山民,居高临下,骨子里的骄傲显露无遗。

“那是当然,你而已不打听打听韩家小妹是多么的优秀”。

陆山民笑了笑,“就是眼神不太好”。

韩瑶瞪了陆山民一眼,哼了一声继续往上走,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

陆山民疑惑的看着韩瑶微红的脸颊,“怎么不走了”?

“你走前面”。

“为什么”?

“我不相信你的人品”。

“不明白”。

韩瑶哼了一声,脸颊更显红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走在我身后就是想偷看我屁股”。

陆山民欲哭无泪,“冤枉啊”!

“你敢说你一眼也没看”!

“哦,无意间看了一眼,挺好看”。

韩瑶气得握紧小拳头,

“渣男”!

陆山民无奈摇头,只得走到韩瑶前面。

“韩小姐,看人呢,不能只看表面”。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