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站在女墙上出了会神,叮嘱守城士兵一旦失守立刻撤退后,才摸出一张追身符,随手写上张庭幕的生辰八字(辛戊九月廿十辰时)和名字朝天上扔去g。纸符发出红紫色的荧光,轻飘飘地朝正南方落去。林淼悄无声息地落到城门外,身子弯的离地几乎只有二尺,慢慢朝花剌子模前锋营摸去。

林淼毫无阻碍地穿过花剌子模的前锋营后,眯眼看着不远处的瘦马峡。林淼躲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树梢,又扔了一张追身符,追身符果然径直朝瘦马峡内飞去。林淼倒吸了口凉气,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张国师是找哈勒图猛了啊!果然是你投敌当了汉奸!这下可真好,老子又多了个宰你的理由!!”

这时瘦马峡传来马蹄声和花剌子模士兵高声说话的声音,林淼立刻施展行云流步,就着夜色掩护,沿着峡谷半腰穿过了瘦马峡。出了峡谷以后,灯火通明的花剌子模大营尽收眼底:大营外面,张庭幕正和几个花剌子模勇士比武,张庭幕五人外面围的都是副武装的花剌子模骑兵。

林淼躲在草丛里,注意到身边不远处一直有马匹拉着云梯或者投石车部件进入峡谷,只能默默寻思道:“等花剌子模的工事准备完毕,青陶川就破了,最多再有两天时间吧……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把庭幕兄救出来再说。”想到这林淼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比武吸引住的机会,悄悄摸到骑兵后排。

张庭幕一个人对付四个花剌子模的千夫长,倒是游刃有余——张庭幕非但丝毫不见疲态,反而有愈战愈勇的势头。林淼才稍微安心一些松了口气:“庭幕兄在这拖住鞑子一部分精锐,倒是帮我省了不少事,只是我总不能明目张胆的闯进去吧?毕竟张洪也在这儿……难道……还得装成那副样子才行?”

这时阿琪娜在林淼耳边嘻嘻一笑怂恿道:“这样最好呀——你装楚克秦那么漂亮,而且那个番邦王子好像对楚女侠没什么戒心呢。”林淼没好气地默默对阿琪娜说道:“我什么都没带啊,怎么装女人?”阿琪娜哼了一声撇撇嘴:“你就是不想吧!现在不想也不行,人家余仙姑说得对,你又打不过张洪,不认怂难道认死呀——你先把头发散开,眼神再温柔一点就行了,反正黑灯瞎火的,谁会注意你穿什么衣服、擦没擦粉啊。”

林淼皱起眉头想了片刻,无奈之下只能躲到没人的地方解开马尾辫,深吸一口气回想自己演花旦时的样子,然后大大方方地走到大营门口,朝守卫士兵嫣然一笑朱唇轻启:“麻烦官爷受累通报一声,小女子楚克秦,有要事求见哈勒图猛殿下。”

张庭幕听到“小女子楚克秦”几个字,不由得满腹疑窦默念道:“哈?楚克秦什么时候成女人了?!这姑娘没事冒充他作甚……”张庭幕略一分心,立刻被人抓住了左臂。张庭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四人,再也不敢分心去考虑别的事。

林淼双手交叉放在腿前,竖起耳朵听着张庭幕那边的情况,不一会儿就来了个侍卫,客客气气地打断她的思路说道:“小王爷有请,楚女侠请随我来。”林淼随着侍卫慢步走到哈勒图猛的大帐,哈勒图猛一脸兴奋地站起身子点点头:“楚女侠!哈哈,终于又见面了啊!”

林淼弯膝行了一礼,低头慢慢说道:“妾身深夜来访,惊扰了小王爷,实在有愧。”哈勒图猛摆摆手离开帅椅:“楚女侠客气了,哦哦,是不必多礼,赶紧抬起头来说话。”林淼慢慢站直身子看着哈勒图猛,弯起嘴角露出醉人的浅笑:“妾身斗胆,敢问小王爷,张国师可曾来过?”

哈勒图猛点点头,一脸兴奋地说道:“确实来过,而且还给小王带了一份大礼呢!怎么,楚女侠找张国师有事?他就在不远处休息,要不要我把他传来?”林淼不愧是唱花旦的天才,明明心里对张洪恨之入骨,脸上却笑得更灿烂了:“臣妾多谢小王爷的美意,只是张国师今日如此疲劳,就让他好生休息吧。妾身来此,是因为家师有命,让我给苏姑娘带句话。”

哈勒图猛直勾勾地看着林淼问道:“所以张国师前脚刚把苏姑娘带过来,楚女侠后脚就来了?你师父可以啊,居然知道派你过来,嘿嘿。”林淼笑了笑,开始面不改色地扯谎演戏:“家师和张国师的关系,殿下应该也有所耳闻吧?只不过,殿下能不能让您的侍卫回避一下?这事吧,臣妾只能跟您一个人说……”

美女户外春意盎然灿烂景色悠然自在

哈勒图猛立刻走到外面让大帐周围的侍卫退到十丈开外的地方,然后盖好帐篷门帘站在门口处说道:“楚女侠,你可以跟本王说了吧?”林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默念道:“堵门是几个意思?还想拦住我?你行不行啊!”当然林淼嘴上只能客客气气地说道:“小王爷,你还是坐回去,容妾身慢慢说?”

哈勒图猛点点头示意林淼坐下后,自己也坐在虎皮大椅上长叹一声:“张国师果然言出必行。楚女侠,实不相瞒,上次一见之后,本王便对阁下有相见恨晚之感!”林淼有些莫名其妙地斜了哈勒图猛一眼(林淼眼睛生得跟女孩子一样好看,斜眼看人的时候本来自带女人的柔媚,更何况“她”现在又正心无旁贷地演女人)。

哈勒图猛吞了口唾沫,瞪大眼睛直直看着林淼,直到林淼压低眉毛慢慢扭过脸,哈勒图猛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接着说道:“啊!楚女侠莫要生气呀!是小王失礼了!呃,其实吧,就算在我们花剌子模,也很少见到楚女侠这样的姑娘……”

林淼又斜了哈勒图猛一眼,只不过这次眼神里更多是嗔怒。哈勒图猛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摇摇头解释道:“哎呀!楚女侠你可千万别误会啊!本王说的是武功,武功!你这般容貌,就算那天的仙女(指云水轻)也比不上呀!你千万别生气啊……”林淼慢慢哦了一声,然后哼了一声再次扭过脸。。。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