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正在这尴尬的怔愣中,病房门口响起了轻咳声,顿时打断了屋内的情景。

等到护士小姐拿着体温计上前时,容与已经老神在在地坐回床边的椅子上,俨然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倒是让傅暖暗自喘口冷气。

甚至连护士俯身给她测量体温,她都没回神反应过来,只是后知后觉地听见耳边响起的声音:

“嗯,烧已经退了,打完这瓶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谢谢。”

傅暖轻声道了句谢,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说着,护士小姐又查看了一眼吊瓶,更是将身边这位英俊非凡的男人打量了好几眼,才颇为羡慕地冲着傅暖笑道:

“这位太太你真有福气,大晚上的老公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看得出来,你们夫妻两感情很好。”

什么?!

傅暖本能地摇头,一连声的解释:“不不……他不是我老公。”

相较于她这副急着否认的样子,旁边坐着的男人,薄唇微扬:老公,夫妻?嗯,听起来不错。

早安少女低扎马尾皮肤细腻神情慵懒居家写真图片

然而笑着摇头的护士小姐准备离开病房,更是一脸“我什么都懂”的表情,让傅暖越发哑口无言了。

等到病房里再次恢复了尴尬的安静后,她心里杂乱无章,连余光都不敢往容与身上看去。

几秒后,她还是打破了这沉默:“容主任,我已经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女人遮遮掩掩地拉着被角仿佛想要将自己藏起来,这心虚的小动作落在男人眼中,一目了然。

容与将她这小举动看在眼中,心里忍着好笑,面上却是故意嘲弄:“怎么,利用完就想赶我走?”

蓦地,傅暖心下一愣:利用?这怎么能叫利用呢!

嘴上更是急声反驳:“明明是你自己要送我来医院的……”

末了,意识到话说得过于“真实”会惹怒大人物,傅暖立刻止了音,并且挤出抹尬笑,低头避开男人那灼亮的目光,转着眼珠子里尽是窘迫。

男人缓缓起身,已然恢复了那副严肃又正经的样子,甚至还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道:

“今晚上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允许你明天休假一天。”

休假?

就在傅暖想再说什么时,那人一句话直接堵回了她所有的说辞——

“我不想看到有老师带病上课。”

俯身凝视的目光,隔着几分距离,傅暖只好乖巧地点头应声,“哦。”

然而就在傅暖以为这男人要走的时候,却见他上前关好房门,又认真检查了吊瓶上点滴的速度后,又重新坐回了原位。

手中依旧是拿着之前的那份文件,从容不迫地翻看起来。

看样子,他今晚是要一直守着她了。

柔光下,傅暖的困觉也渐渐袭来,安静的周围催生了她的睡意,混沌中她还想着自己回了学校后一定要挑个人多的时候,再去那个小树林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这一夜,因为身边有人守着,她睡得很安稳香甜,连个梦也没有。

……

翌日清晨。

傅暖从病床上起来,身边的椅子上空空如也。

容与……走了?

尚未有几分不清醒的她直愣愣扫了眼病房四周,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

只见一位憨厚的大叔从门外走进来,上了年纪,鬓角染了一缕白发,脸上却有一道旧时的伤疤,让整张脸显得有些突兀,但脸上的神色很是温和。

“傅小姐你好,我是容先生的司机李叔。”

听此,傅暖在心里一顿,想着原来容与有司机啊,那之前还要她当了一个星期的免费司机,分明是在整她嘛。

没等她心思回神,李叔已经手里提着的粥放在床边柜子上,笑道:“这是容先生让我给你买的早餐。”

“……”

傅暖没想到容与会想得这么周到,还特意让他的司机给自己准备早餐,这一刻心下有些暖意,浅笑道谢。

“谢谢你。”

“傅小姐别客气,这都是容先生关心你的。”

李叔秉持为自家总裁脸上贴金的做法,毕竟难得有个女人能让容总这般上心。

傅暖听了这话,讪讪一笑,心想着这位大叔不会是误会她跟容与的关系了吧?

正想解释来着,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她转身拿过手机一看,是傅思柔打来的。

想起之前和傅思柔的谈话,傅暖心下一暗,脸色也跟着冷漠起来。

不想,刚接通电话,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哭腔——

“姐姐,之前是我错了,我知道自己不该奢求你会帮我!我……我这就去把孩子给打了!”

Similar Posts